您的位置 : 解析小说> 首页 > 全部小说 > 都市小说 > 官途:从村官开始

更新时间:2024-01-11 22:27:34

官途:从村官开始

官途:从村官开始 虽然 著110101715400

都市小说《官途:从村官开始》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虽然”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王兴汉王兴汉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大哥说如果他的妹妹没有早夭的话,那么王家至少两个大学生。老妈是一个温柔的女人,也是一个爱笑的女人。生活当中充满乐观的精神。你以为她是憨...

《官途:从村官开始第0003章 龙兴之地在线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王兴汉要把桌上的几个碗收去洗。

老妈动作很快地摁住王兴汉的手腕,朝他摇头,“先放着,我来洗。”

王兴汉说,“妈,再这么下去,除了挑不能挑,抬不能抬之后,又要多一个洗不能洗了。”

老妈还是一脸的笑容 。

在王兴汉的记忆里,老妈永远都是一张笑脸。

据大哥的回忆,那年吃蝗虫的时候,老妈都是笑呵呵吃的。

大哥知道个屁,他才一岁,呵,还不是老书记成天挂嘴边。

印象里老妈只哭过一次,二姐早夭的时候。

大哥说如果他的妹妹没有早夭的话,那么王家至少两个大学生。

老妈是一个温柔的女人,也是一个爱笑的女人。

生活当中充满乐观的精神。

你以为她是憨。

其实乐观才是真正的智慧。

当然,老妈也在用实际行动证明着她的智慧。

老妈阻止王兴汉去洗碗,她也没有马上就去洗碗。

而是从把手伸进裤腰里边,掏了半天,掏出一个洗衣粉的口袋。

可能是压得太结实,以至于这个洗衣粉口袋已经完全被压得实实的。

当她展开这个口袋的时候,就像军人压了好几年的被子,早就已经有了固定的褶子。

洗衣粉口袋里装的钞票。

最大面值是黄色的五十圆。

足有三十张之多。

再是拾圆,伍圆,贰圆和壹圆……

没有一张角票和分票。

她一边整理这些钞票一边说,“老大刚刚把蚕茧卖了两百块。”

“今年的农业税和双地款还没交。”

“老大一会去镇上榨油的时候再拿张蚕回来。”

说话的时间,桌上的钱分作两份。

“一人九百六十元。”

老妈好像有很多话要说,但是到嘴边的时候又讲不出来。

她没有上过学,不识字,但认钱。

王兴汉还在省城上班的时候,她会坐车去省城给儿子送母鸡,送鸭蛋,送香肠……

没人给她指路。

没有电话提前通气。

就是一个人一个背篓,把东西装得满满的,压得实实的……

以前,王兴汉全当是母亲为了让儿子省点钱。

后来才知道,那压得实实的,都是老母亲的爱。

平均分给了两个儿子,谁都没有多一分,谁都没有少一分。

那女儿呢?

等老妈老了的时候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秋月活着该多好啊……”

老妈大概是想说,让他们兄弟俩想干什么就放心大胆地去做。

钱没了,还可以挣。

王兴汉总结过,他后来在商场上和大哥过关斩将跟老妈的乐观、安慰和精神上的支持有着太大太大的关系了。

当然,老妈的情绪稳定,绝大多数原因是老书记扛住了岁月的洗礼与风霜,给了老婆子足够的安全感和疼爱。

老妈把汤倒在一个碗里,碗摞碗地端进灶屋。

王兴汉顺手就把钱塞给了大哥。

王耀祖也不推,当即就收下。

大哥去挑菜籽。

王兴汉呢,今天该去镇公所打一头了。

确切地说,王兴汉接下来每天都要去镇公所打一头。

菜籽早上装进了箩兜,得有一百七八十斤,老大挑着就走,一晃一晃地出了门。

五月的天,放晴时的清晨是真的有点美。

刚收过菜籽和麦子的田和土已经重新犁过。

田梗上的槡树刚刚养熟了一茬的蚕,依然焕发着强大的生命力。

这年头的桑葚还没有培育过,可依然乌紫,但只能是桑葚这样才好看,别的东西要是这样,呃……

老大的倒影从碧水中走过,碧水映青山,青山与蓝天连成片,风不敢来,怕破坏好平滑如镜的水面。

不知好歹的水蜘蛛偶尔狂奔,会带起一丁点的涟漪。

但丝毫不影响这幅水、山、天连成一片的美丽的乡村山水画。

美吧?

穷得一批!

没有一栋小楼。

全是土泥巴夯出来的房子。

屋顶就是五岁孩子的简笔画的样子,横看梯形,侧看人形。

上面铺的瓦。

多年之后还有人嘴硬地说,“喂,你不要看那个瓦,我跟你讲,夏天还凉快!”

这么凉快,城里怎么不用瓦,别的村有钱了修的小洋楼,为什么不用瓦?是因为他们不怕日吗?

这个名叫河庙嘴的村子啊……

往后几十年都没什么变化。

前阵子下了十几天的雨,把机耕道给淋透了。

拖拉机时不时压一下。

柴油机的小货车时不时压一下。

让本就坑洼不平的机耕道中间顶一块起来,两边就是一尺深的坑。

再加上上学的小娃娃,有的穿雨靴,有的打光脚,在这条路上踩出密密麻麻的脚板印来。

一连出几个太阳再一晒,这条路就像被炮弹给轰过一样,根本没眼看。

幸亏一人多高的玉米把这条路像遮羞一样捂得严严实实的。

没人去回忆这条路是哪一年修的。

只知道,今天这家人几锄头挖一点路基下去。

明天那家人再挖几锄头,再少一点路基。

挥这几锄头有啥意义?

喏……不就是为了多种几株玉米吗?

每当镇上的干部来跟村子里的老人说要爱护机耕道。

他们总觉得很自豪地说多收了几斤几十斤粮食。

你讲你的。

我讲我的。

从来没有讲到一块去过。

几年过去了,这条路也就只剩一架手扶拖拉机的宽度能过。

满是斑驳创伤……

老大却在这条满目疮痍的机耕道上走得如履平地。

扁担下压的时候脚落地弯膝盖,回弹时迈步子。

时不时地还会换肩,歪一下脖子,或者转一下腰就完成了。

王兴汉在后边看着,会来上一句,没什么了不起的,熟能生巧罢了……

就像你擦屁股,轻重难道还不会掌握?总不至于把纸抠个洞吧?

路过供销社,柜台里那个叫童江的马脸男人看到王家兄弟俩的瞬间有点怵。

不过王兴汉却却只是冲他咧嘴笑了笑。

大哥更是目露凶光地瞪了那个马脸男人一眼,头也不转地问弟弟,“是不是收拾童江?”

王兴汉瞅了大哥一眼,眼神似笑非笑。

大哥被瞅了一眼,马上就缩了缩脖子,“是不是收拾童老辈子?”

王兴汉说,“你都说了是老辈子,怎么会收拾他呢?”

“一个队上的,又是老辈子,让他长点教训,吐点东西出来。”

“还老爸一个清白就行了。”

王耀祖的心一下子就踏实了,忍不住问,“老二,真不走了?”

不走了,河庙嘴,就是老子的龙兴之地!

小说《官途:从村官开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