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玄幻小说 > 龙都兵王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冒天下之大不韪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冒天下之大不韪

    “这并不是杨某说得,而是谢长老此时此刻的所作所为正在印证着这件事情,楚族长,您说的我有没有道理?”

    这个问题就像是踢皮球一样,被杨辰这么轻而易举地又踢到了楚牧那边。

    “杨长老所言在理,既然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就给杨长老处理,自然有我自己的考量,但如若谢长老甘愿冒着天下之大不韪也要处理这件事情,我也没有办法拒绝。”

    楚牧在旁边听了那么久,很快就明白杨辰话里边的意思,当即就顺着话茬将话说了出来。

    谢长老看着突然之间要将事情交给自己的两个人,心里边就像锣鼓一样七上八下,响了个不停。

    在原地站着的他,本想着要将这件事情拿到自己手上办理,顺便从总领的嘴里边套出一些自己想知道的消息。

    却没想到自己根本就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目光有些迟疑的他打量着眼前的杨辰和楚牧。

    总觉得他们在给自己挖坑,一想到自己若是接了总领这个事情,就变成了自己是他的幕后者的嫌疑人,让岛上的人嫌弃,着实有些不太划算。

    “不知道谢长老考虑得如何,还愿不愿意接下总领?如果愿意的话,我现在就把人交给你。”

    杨辰看着谢长老脸上的迟疑,忍不住再次加了一把火,漫不经心地询问着。

    这话却引得谢长老一阵干咳,右手捂着口鼻,掩饰着自己此时的尴尬。

    “既然楚族长已经将事情交给了你处理,我也不便过多的参与,只不过杨长老若是有什么办不到的可以随时来找我,都是同级的人,我很乐意对你伸出援助之手。”

    谢长老踌躇了半天才从自己的牙缝中狠咧咧的挤出来这么几句。

    虽然努力在自己脸上挤出了微笑,可是那脸色比哭着还难看。

    “既然这边的事情我已经看过,谢某就先告辞了。”

    本想着能够从中横插一杠,拿捏一点有关于族长的把柄。

    却怎么都没有想到凭空冒出来的杨辰,就这样坏了自己的计划。

    恨得牙根直痒痒地谢长老甩了甩自己的衣袖,便气冲冲地离开了。

    走到雅苑门口的时候,回望着在庭院之中站着的两人,嘴里忍不住小声的嘟囔着。

    “杨辰,你给我等着,几次三番坏我的好事,迟早有一天我要让你后悔来这岛上。”

    骂咧咧的话从他的嘴里说了出来,还没来得及收回自己的目光,突然与杨辰对视了一下。

    慌不择言了,他连忙避开自己的目光,扭头朝着外面而去。

    殊不知自己刚才的那些话,全部都进到了杨辰的耳朵里边。

    “倒是没有想到你口头上这么厉害,竟然能够让谢长老如此拉不下来面子。”

    楚牧看着谢长老落荒而逃的身影,脸上难以抑制的流露出来的欣喜。

    当即便开口赞赏着杨辰,可突然之间眉毛蹙在了一起,略带着一点愁绪的目光看着杨辰。

    “谢长老一向小肚鸡肠,今日你已经得罪了他,恐怕日后他会给你使绊子,你要多多留心一些。”

    “楚族长放心,我是有分寸。”

    对于楚牧提醒着自己的话,杨辰的心里涌现一股暖流,知道他是好意,并没有怎么拒绝。

    “你这样说,我便放心了,时间也不早,我就先回去了,至于总领你好好想想怎么处理,随后给我汇报一声就行。”

    一提到总领这个人,楚牧周身都变得抑郁起来。

    毕竟是信任了那么久的人,如今却落到这样的地步,就这样的事情放在谁身上,都会难过。

    杨辰没有过多的劝阻,任由着楚牧离开了这里。

    空荡荡的夜色之下,空气稍稍有些阴冷,殊不知,真实的形势也如此,就因为今晚的事情,整个岛上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隔日,有传言曾说,暗司的总领因为违逆了族长的指令对杨长老下手,被杨长老处死。

    这样的消息一经传出,整个岛上都瞬间炸开了锅。

    到处的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情,暗司的总领这在岛上可是举足轻重的地方,如今就因为这件事被处死。

    怎么说都觉得过分,岛上的人人心慌慌,对于杨辰又不禁忌惮了很多。

    要知道这个人来到岛上没多久,不仅坐稳了明轩的副长老,而且第二天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处死了暗司的总领。

    但凡是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这杨辰手段不一般。

    而作为当事人的杨辰正气定神闲地躺在院子当中,闭目休息着,就好像这一切的事情都跟他没有关系一样。

    景炎从外面气冲冲的闯了进来,瞧着院子里边的杨辰气不打一处来,当即便大跨步的走了过去。

    “你还真是悠闲,这个节骨眼上竟然还敢在这里睡觉。”

    景炎一想到自己这边已经成为众矢之地,就一头的愁绪。

    实在搞不明白杨辰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不知道自己有幸成为了岛上所有人的谈资了吗?

    “这个时间不睡觉还能干嘛?心平气和一点,不要着急,鱼饵我已经撒出去了,至于后面的人到底上不上够,我们还要再等等。”

    睁开眼睛,看着面前一脸着急的景炎,杨辰难得的耐心对着他解释着。

    景炎抿了抿嘴,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毕竟自己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还能怎么办,只能听着。

    “杨长老,白任白长老来了。”

    就在景炎和杨辰两个人同步在休息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通报的声音。

    两人同步的睁开眼睛,朝着门口的方向看过去。

    神色异常颓废的白任,举步轻浮,飘飘忽忽地走到了两个人的面前。

    “白长老怎么会突然来这里?莫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我。”

    对于突然来到的白任,杨辰有些惊奇,随即连忙开口询问着。

    “杨长老的本事确实厉害,我白某自愧不如,近日来这里是有一些事情想要告诉你。”

    白任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透露着决绝,那由内向外散发出来的那种悲切感让距离他最近的杨辰都不由得心一颤。

    “白长老有什么话,但说无妨,杨某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