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都市小说 > 娘子万安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八章 希望
    “三爷。”

    “三爷。”

    暮秋的声音仿佛很远。

    魏元谌依旧僵在那里动弹不得,五年前有些景象就在迷雾之中,如今那雾气似是散了些,隐约看到有人在床前忙碌。

    “一会儿我喊之后,夫人就叫大小姐的名字,可知?”

    “我知,我知。”

    ……

    ……

    “快喊,快喊啊!”

    “明珠,明珠……珠珠……珠珠……你回来吧,母亲在这里。”

    “明珠,珠珠……快回来吧!”

    床上躺着的少女眼睛紧闭,面色苍白,看起来异常的瘦弱,正是顾明珠,他想要看得更清楚,不知道为什么,眼前一花,床上的少女又变成了如珺的模样。

    魏元谌心头为之一震。

    他脑海中怎么会有这样一幕,他分明没有去过顾家,在这次去太原府之前更没有见过顾明珠。

    柴老御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顾家竟说是寻了婆子喊魂,顾大小姐的病情才有了好转,这怎么可能?若是那些巫者能治好病症,要我们这些郎中何用?”

    “魏大人说,这是不是荒唐?”

    魏元谌眼前又浮现出一幕幕,顾明珠猝不及防见到周择笙时红了的眼圈,以及张老爷、医婆的医术,还有在顾家时那探查他伤口的手。

    梦中,如珺的脸突然变成了顾明珠。

    如珺她,没有离开吗?

    魏元谌只觉得心被牵拉了一下,又是欢喜又是害怕,害怕的是一切都是妄想,一切最终都是一场空。这样想着,气血翻涌,悲喜交加,胸口却如同被一块石头堵住,喘息都觉得疼痛,微微用力,那久久压在他胸口的大石终于被撬开了一角,腥甜的味道顿时涌上了喉口。

    暮秋刚刚上前扶住了魏元谌的手臂,正要将魏元谌从地上搀扶下来,却感觉到魏元谌身体一震。

    魏元谌低头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整个人也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魏家管事看到这样的情景立即大喊起来:“快……快……三爷……晕厥了……快去唤郎中。”

    魏家本来欢欢喜喜地置办家宴,忽然听说魏元谌吐了血,魏太夫人立即从屋子里赶出来去看孙儿。

    “不是之前还好好的吗?”魏太夫人看着躺在床上的魏元谌,急着问暮秋缘由。

    暮秋道:“三爷摔了一跤,我正要去搀扶,没想到三爷就吐了血。”

    魏夫人也眉头紧锁,脸上满是担忧:“谌哥儿别是有内伤,我还记得老太爷当年……”

    魏老太爷年轻时在战场受伤太多,表面上看似痊愈了,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旧伤一个个找了回来,缠绵病榻多年,最后也是一咳嗽就吐血,魏夫人不敢再想下去。

    魏太夫人眼圈发红,紧紧地握着魏元谌的手。

    片刻之后郎中被请进了门。

    女眷们纷纷让开,让郎中仔细诊脉。

    郎中皱起的眉头慢慢松开,半晌才走出来向魏太夫人道:“从脉象上看,魏三爷没有大碍。”

    魏太夫人看一眼床上的孙儿,脸上忧虑未消接着道:“那怎么会吐血?”

    郎中仔细思量片刻道:“应该是之前受伤留在胸腹内的淤血,三爷从前脉象就有些发沉,可见邪郁于里,气血内困,如今这脉象好了不少。”

    魏太夫人道:“那我孙儿何时会醒过来?”

    郎中道:“太夫人不用担忧,魏大人休息片刻就会醒转。”

    魏夫人扶着魏太夫人又去仔细看了魏元谌,魏太夫人看到孙儿呼吸平缓,心中略安。

    魏太夫人又坐了好一会儿,魏夫人上前劝说:“娘去侧室里歇着,媳妇在这里守着谌哥儿。”

    魏太夫人让魏夫人扶着去了侧室。

    魏太夫人靠在引枕上:“若是没有大碍,让他多睡睡也好,自从五年前家中出事之后,谌哥儿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整日奔忙,半夜里他屋子里的灯还亮着,我看着难过,却也不好劝他,这次去太原府必然也是不得休息,他虽然还年轻,却也经不得这样熬,希望郎中说的没错,谌哥儿这是将当年的淤血吐了出去。”

    想到五年前的事,魏夫人也不禁鼻子一酸,她不留痕迹地从帕子擦了擦眼角才道:“娘放心,谌哥儿会好起来的。”

    侍奉好了魏太夫人,魏夫人就去魏元谌屋子里做针线,周围一片安宁,魏夫人半晌抬起头向床上看去,看到儿子那张与亡夫有几分相像的脸庞,担忧和思念混杂在一起,一时让她有些怔愣。

    魏元谌这一觉睡得很安稳醒来的时候屋子里早就掌了灯,母亲就在灯下做针线。

    “娘。”

    魏元谌开口说话,魏夫人立即欢喜地上前查看。

    暮秋端了药上来,服侍魏元谌喝下。

    魏太夫人看到孙儿安然无恙,不禁埋怨:“你啊,这么大的人了,身子不舒服就不知道说吗?真是要吓死你祖母。”

    魏元泓、魏元稹也都进屋子里来,魏元稹一把拍在魏元谌肩膀上:“三弟身子好着呢,祖母不用担忧。”

    魏夫人立即斥责魏元稹:“你三弟还没好,你怎能这般用力?真是不知轻重。”

    魏元稹很是爽朗:“大哥看看,母亲又偏三弟了,从小到大都是,最好的都要留给三弟,该不会大哥与我都是捡来的,三弟才是母亲亲生吧?”

    “胡说些什么,”魏夫人看似板着脸,眉宇间却没有怒气,“我是少你吃了还是少你穿了?在弟弟面前没有半点样子。”

    “好了,”魏太夫人道,“不要闹谌哥儿了,我们出去说话,谌哥儿不舒坦,就让人将饭菜端来谌哥儿屋子里。”

    魏元谌下了床:“我陪祖母和母亲用饭。”

    魏夫人有些担忧:“可行吗?”

    魏元谌颔首:“母亲放心。”他现在感觉比平日里还要好,呼吸都轻松起来。

    一家人在花厅里用了饭。

    席间,魏太夫人不时地看向魏元谌,不知是不是她想得太多,总觉得孙儿与往常不太一样。

    一盘蜜饯子端上了桌。

    魏大奶奶章氏有些惊讶,她没有让厨房送蜜饯啊,蜜饯都是给女眷消遣时用的,怎好在这时候端上来,正要说话,只见魏元谌夹了一颗放进了嘴里。

    魏元稹不经意地笑道:“三弟何时爱吃甜食了?”

    魏元谌抿了抿嘴唇,没有回话,灯下他嘴角微微上扬,似是带了一丝笑意。

    “你瞧瞧,”魏太夫人看向魏夫人,“谌哥儿今晚怎会如此乖顺,就像他小时候似的。”

    魏夫人没感觉到有何不同,不过谌哥儿的脸色确实好了不少。

    魏太夫人点了点头,希望谌哥就此好起来,这样她也就能安心了。

    吃过饭,魏元谌回到屋子里,暮秋正带着人找出明日要换的新衣袍。

    魏元谌目光落在那深色的衣袍上:“找一套颜色稍亮些的衣衫来。”

    吩咐完暮秋,魏元谌走进内室,一抬眼从铜镜中看到了自己的面容,这次征战伤到了脸颊,伤口还未痊愈,鼻梁上有一道浅浅的疤痕,是两年前留下的,还有……

    与五年前相比他变了许多,尤其现在十分消瘦,看起来似是暮气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