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网游小说 > 爹地,妈咪要逃婚秦静温乔舜辰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毕夏母亲道歉
    乔舜辰的这句话不仅仅是羡慕还散发着酸酸的味道。他很想帮着秦静温做点什么,可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开始到现在,秦静温没主动救助他一件事。

    这让他很有挫败感,让他忍不住去羡慕迟川。

    “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只是我的事情只有迟川能帮忙而已。”

    “况且谁的心里还没有个想要守护的人呢。我一样羡慕被你找了好些年都没放弃的那个女孩。”

    秦静温无意识的就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好像不服气,好像不满意乔舜辰说的话,又好像乔舜辰说的话在刺激她一样。

    乔舜辰何尝不是因为心里装着那个女孩才时长忽略她的存在呢。

    秦静温无意的一句话说的乔舜辰无言以对,如果说上一句是玩笑话,但秦静温的话说出来之后,他的心情就复杂了。愧对秦静温,但也茅盾重重。

    多次想要放弃,但都是秦静温让他继续寻找。多次想要好好的补偿秦静温,但因为他控制不住自己,却经常在伤害她。

    她也是一次一次忍耐的同时,又徘徊在崩溃的边缘。

    房间里因为秦静温的一句话突然就静止了,这时秦静温才意识到自己的话说的有些过分。

    “抱歉啊,我没有其他意思。你想做的事情可以继续,我不是阻碍你。”

    “我就是随口一说,你别放在心上。我以后会管住自己的嘴,说话之前一定想好了在说。”

    “睡觉,睡觉,我困了。”

    秦静温说完就用遥控器把灯关了,赶紧转过身背对着乔舜辰。

    她都不敢在说下去了,如果在说,乔舜辰一旦真的放弃找那个女孩,她岂不是成了他一辈子遗憾的罪魁祸首。

    这么大个责任她承受不起,宁愿自己心里不好受,宁愿自己经常被忽略,也比一辈子被抱怨要好得多。

    秦静温越是这样小心翼翼乔舜辰越是心疼,侧过身从后面抱住了秦静温。

    “该说抱歉的人是我,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在我面前你想说什么都可以,不用三思,不用约束自己。”

    秦静温的约束明显的就是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只有陌生人,只有不熟悉的人说话才会官方才会客客气气随处都是小心翼翼。

    乔舜辰不想要这样的相处方式,他想秦静温在他面前为所欲为,只要她开心就好。

    “你曾经说过的,在我面前你要做一个无赖,要随便发脾气,要肆无忌惮的像个孩子。可是被我忽略之后,被我伤害之后你想的这些就一次都没有做过。”

    “温温,我想说。你在我这里一辈子都有放肆的权利,都有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自由。甚至我可以包容你的大脾气小脾气,还有你的倔强和无赖。”

    “好感动啊,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冷面阎王乔舜辰么?我都有点不敢相信了。”

    秦静温的回应是背对着乔舜辰的,说出来的话是玩笑,但心里是苦涩的。

    她何尝不想像自己说的那样在乔舜辰面前活的像个无赖呢。但是每当她要撒娇要卖萌,要无赖要任性的时候,她的脑海里都会第一时间出现那个手机。然后是她没有见到过的那个女孩的背影,在后来就是乔舜辰不顾一切乘坐飞机去找那个女孩的事实。

    这一桩一件带给她心灵上的伤害,就像锤子一下一下猛击木板上的钉子一样。木板很痛,钉子也不情愿,但锤子却谁的感受都不考虑,硬生生的砸下来。

    这样的痛最先出现在她的心里,她还哪有心情去撒娇卖萌呢。她甚至觉得有这种想法都是罪恶的,因为这个男人不属于她啊。

    “对别人我是阎王,但对你我没有一点脾气。这就是你和别人不同的地方,我爱你的表现。”

    乔舜辰终于知道别人所说的他的改变在哪里了,因为爱秦静温而不舍对她发脾气,因为爱秦静温,会按照她的意愿去做一些事情,因为爱秦静温,会按照她衡量出来的标准去改变自己的态度。

    “那我岂不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秦静温依旧敷衍着,不敢轻易相信乔舜辰说的话。

    如果他心里没有那个女人,如果他们之间的事情弄清楚了,那秦静温会再次相信乔舜辰是深爱他的,乔舜辰会因为她而改变很多很多。

    “温温,就把我当做朋友让我来帮你解决事情不可以么?”

    说来说起,乔舜辰又回到了这个话题。因为他深信秦静温的事情没有解决,因为他不想秦静温继续和迟川有工作之外的来往,因为他更不想秦静温继续被这些事情折磨的憔悴。

    之所以总是提起这个话题,是因为最近几天私家侦探那边都没有什么发现。事情自然就是搁置的状态。

    正是因为这种搁置才会让秦静温更烦心,以至于严重的影响她的生活质量。

    “事情都解决完了,以后吧,以后有事你必须帮我。”

    秦静温开始就说事情已经解决了,现在怎么可能要求他帮忙呢。

    “我的事情都解决了,你的事情也加快速度。都解决好了,我们就能安心的在一起,就能幸福的生活了。”

    “好了,我该睡觉了,明天早上我还有工作呢。”

    秦静温遇到这种不想聊的话题,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结束聊天。

    这么长时间她对乔舜辰真的很失望,失望到不敢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

    其实这些失望不是某一件小事上的斤斤计较,更不是什么原则上的大问题。而是他明明知道他所做的事情会伤害她,明明知道她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却还次次坚持,还是那种满不在乎的态度。

    自从毕妈妈那天说了不讲道理的话之后,心情一直压抑着,认识到自己很自私,而且自己的自私给别人带来了伤害。

    这样自私无情的自己和那两个死去的人没有什么区别,而她讨厌的痛恨的就是这样的人。

    带着压抑的心情,毕妈妈把乔梁约了出来。

    一家茶室,因为临时决定见面,毕妈妈并没有约到包房。两个人只能在大厅里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今天约你出来有两件事情要说。”

    毕妈妈和乔梁之间没有什么可以客套的话题,从二十多年前第一次见面他们的关系就注定是尴尬的,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之间的话题就已经设定好了局限。

    “第一个呢,是那天我们聚餐。毕夏和舜辰两个人安排的,我之前并不知情。给你带来不便我表示抱歉。”

    毕妈妈很惭愧,这两件事情都让她无地自容。孩子们乱牵红线不但让她难堪,也一定让乔梁心中反感。

    “这件事情我提前也不知道,既然都不知道没有什么可抱歉的。”

    乔梁的态度还是相对温和的,在这件事情上他对毕妈妈没有怨言。毕竟她也是不知情的人,毕竟和他一样都是被孩子带偏的。

    “还有件事,就是那天我不应该那么说话。后来我想了,我那么说话一定伤害到你们了。抱歉,乔大哥真的很抱歉。”

    毕妈妈真诚的说着抱歉,担心乔梁不原谅,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没什么,都过去了。我当时的确很生气,但后来想想,也站在你的立场思索了一下,觉得说出这样的话也不过分。”

    “可是呢,我也有抱歉的地方,就是这件事我还要按照我的想法来做。”

    乔梁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过去的事情他偶尔会想起来,但不会放在心里记恨着。可是原则上的事,他还是要坚持的,不能因为毕夏母亲的道歉就放弃自己的计划。

    其实毕夏母亲的一句话警醒了他,这才让他知道,自己的家人必须自己守护。

    “关于这件事我也想过了,只要不让毕夏和我的父母知道,您想怎么做都可以。我不能自私的只让您的家人痛苦,不能自私的让那么多人背黑锅。”

    这个决定也是毕妈妈来见乔梁的原因之一。她想明白了,自己照顾好自己家的孩子,别人家的事情和决定她无权干涉。

    “有你的理解我就放心了。你也不要担心,我和舜辰他们谈这件事情的时候,会告诉他们隐瞒毕夏,不要伤害到你们。”

    毕夏妈妈的一番话让乔梁一下子就豁然开朗。回忆那天毕夏母亲说的话,想着她当时的态度,根本就没有接受这个方案的可能。

    现在她给了乔梁意外,也给了乔梁希望,让乔梁更有信心坚持下去。

    乔梁和毕夏母亲的见面,以及谈话内容,在晚上的时候传到了乔舜辰的耳朵里。

    “你说什么?”

    听了私人侦探的叙述之后,乔舜辰不可思议的确认着。

    “乔总,有视频,我这就发给您。”

    私人侦探说完就放下了电话随后把视频发给了乔舜辰。

    在等待视频的这么一会时间里,乔舜辰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父亲和毕夏母亲是个什么状况,私下里见面聊天到是勉强理解,但是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

    父亲有什么事情瞒着他,而这件事情又能伤害到毕夏呢。难道他们家和毕夏家还有事情纠缠在一起么?

    想到这,乔舜辰的邮箱来了提示。他赶紧走过去,然后点击视频。把整个视频完整的看了一遍之后,就更不理解他们所说的话了。

    他想调查的是母亲自杀的原因,想调查的是那个女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可父亲和毕妈妈之间又有什么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