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科幻小说 > 种仙记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三章 幸福来得太突然
    “我只能试试。”

    青麟不想给幽琴太大的希望,又不想让她绝望,所以只能是试试,究竟能不能成功他也**完全的把握。

    “那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和海蛟王许久未见,先去叙叙旧。”帝陵王先看了青麟和幽偌等人一眼,最后把视线落在海蛟王身上。

    “父亲放心去就好,我会照顾好母亲的。”

    有了襄辰的保障,帝陵王点点头,这才安心的离开。

    海蛟王走出房门前还是忍不住看了幽偌一眼,二人的视线正好对视在一起,幽偌知道帝陵王和海蛟王是旧识,所以不必担心二人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

    接下来的时刻青麟先让襄辰准备了些药材,然后将它们泡在浴盆之中,因为幽琴的腿和脚长时间不能活动,明显变得僵硬,而且血脉受阻,若想重新站起来首先要通经络。

    幽偌陪着幽琴连续泡了三天的药液,可是幽琴依旧毫无感觉,她有些失望,甚至有时候会想自己的腿不可能在恢复走路时的样子。

    “娘,到时间了,我们出去吧。”幽偌看了看时候正是青麟规定的时间,她和两个侍女一起将幽琴扶了出来,然后推着轮椅去找青麟医治。

    房间里,青麟静静的为幽琴检查着腿和脚,如果将之前的腿比喻成枯枝,那么现在就是初春的树木,随时都有可能萌芽。

    “我先帮她把骨头接上,这中间会很疼,你们需要按住她。”青麟担心幽琴会坚持不下去,特意嘱咐给几人。

    这里除了幽偌和襄辰还有两个丫鬟,因为妖瞳在这里待不下去,幽偌又怕他闯祸所以让洛南陵一陪着去了。

    幽琴痛苦的忍着疼痛,用牙齿狠狠的咬着自己的手臂,她知道只有挺过去了才能看到希望,所以一直坚持着,**发出任何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种疼痛感才渐渐轻了些,幽偌紧紧抱着她,脸上都是心疼。

    “接下来的七天我会每天按时给她施针,你跟着好好学,过了七天只能靠你了。青麟看向襄辰,因为幽偌的关系,已经**了之前的敌意。

    襄辰点点头,对于他的母亲他从来很认真。

    帝陵王与海蛟王白天下棋,晚上畅饮,而海蛟王也陪着帝陵王折腾着,并**离开之意。

    “你这样做是为了让他能够安心的医治她对吗?所以你一直缠着我,也不去问情况,我说的对吗?”海蛟王正坐在庭院的凉亭下与帝陵王下棋,二人从屋里对到屋外,这盘棋不知道被搬了多少次,歇歇停停,始终**结局。”

    “你说的没错,但主要的是可以打发我的无聊。”帝陵王笑笑,丝毫**隐瞒之意。

    海蛟王也跟着笑笑:“原来帝陵王也会有无聊的时候。”

    “人上了*纪就会害怕孤独。”帝陵王起身走到凉亭边缘,远远看去,他仿佛看见了很久以前的事情,又摇了摇头,觉得那时候的生活已经不再适合自己。

    “看来你真的什么都放下了。”海蛟王摇了摇头,颇有羡慕之意。

    “我本来就是为了她,现在她回来了我还有什么好留恋和牵挂的?”

    “是,为了自己一生所爱的女人,放弃所有也值了。”海蛟王也想过这样的生活,只可惜他喜欢的人早已经心有所属。

    当帝陵王看见有下人匆忙跑来,一颗心突然就沉下去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不......不是,是幽偌姑娘几人要离开这里,我特意禀告一声。”

    帝陵王听见下人说幽琴没事才渐渐松了一口气:“怎么短短数日时间就要离开?”

    “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去办。”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帝陵王走到棋盘前,看着这盘复杂的棋局,他拿了一颗棋子落下,正兴奋之余,海蛟王也走到棋局前,看着被帝陵王抢先一步的棋子只是淡淡一笑。

    “这盘棋我输了。”

    “一盘棋而已,怎么会有真正意义上的输赢,我们走吧,过去看看。”海蛟王有些惊讶,没想到帝陵王现在看事情如此放得下,换做以前就算只是输一盘**意义的棋,那也是绝对不允许的。

    宽大的房间镶嵌着各种宝石,墙壁上、地上被映衬的闪闪发光,幽琴倚靠在床头,她抚摸自己的双腿,偶尔的时候似乎有微妙的感觉一闪而过,她的腿像是有了些暖流划过,但因为时间太短又不知道是不是真实的。

    “照这样下去,再有一个月差不多能下床走路了。”青麟知道自己的方法凑效了,心里还是挺兴奋的,这是他第一次研究医术去解决比较难治的疾病,可是他真的做到了。

    “谢谢你。”

    幽琴知道青麟要走,这声谢谢也算是临行前的道别。

    “母亲,你好好休养,每天按照青麟交给你的方法泡脚、按摩、施针,等我忙完了事情就来看你。”幽偌有些不舍,这才是家的感觉,虽然和帝陵王不是很熟悉,可是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无论如何也抹不掉的。

    妖瞳将这帝陵宫搞得乌烟瘴气:花园的花被折的七零八落,厨房又被翻得乱七八糟,每个房间都走上一圈、看上一看,喜欢的把捏着玩儿会,有的摔坏了、有的丢到了一边,总之就是个惹祸精,洛南陵一实在拿他**办法,所以幽偌将他禁锢在身旁,哪里也不允许他去。

    “琴,你的腿怎么样了?”帝陵王推门而入,带着紧张和期盼。

    “好像有点感觉了,可还是不能动。”幽琴好几天没见到帝陵王了,好多时候会觉得害怕,这种失而复得的美好她不想在失去,所以听见帝陵王的声音都会感觉到激动。

    “有感觉就好,慢慢来,我相信你一定能重新站起来。”

    帝陵**慰着幽琴,幽偌心里却有些不舒服了,这不都是青麟的功劳吗,怎么一句谢谢的话都**?看来这亲爹有些目中无人。

    “听说你们要走了是吗?那你们母亲的腿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帝陵王皱着眉头,有些不乐意和责怪之意。

    青麟见帝陵王看了幽偌一眼又看向自己,有些不知所措,他若是没听错的话刚刚帝陵王好像在说你们的母亲,怪不得一句谢意的话都**,原来是把他当自家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