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都市小说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人为鱼肉我为刀俎
    慕容揽月睁开眼,天亮了。

    她任由蝉衣和容王府过来的喜娘给她套上鲜红的嫁衣!

    "揽月!"

    身后容王温柔的声音响起。

    慕容揽月紧紧的握着双手,长长的指甲掐进肉里,眼里恨意翻涌。

    蝉衣和喜娘识相的退下了,容王一把拽起她的双手:"月儿,今天以后你就是我的新娘了,有了布防图,我就能踏上那个位置,那你,就是我唯一的皇后!"

    揽月心里冷笑,他眼里心里都只有布防图!

    自己上辈子的头一定是被门给挤了,居然被这么个人骗了。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从袖子里娶出一个盒子递给了他,容王眼睛就差放光了。

    有了它,那他以后图谋之事就是板上钉钉了!

    "王爷,吉时到了!"

    门外随从声音响起,容王对着揽月笑的更开了:"月儿,我出去等你!"

    慕容揽月避开他伸过来的手,整理自己的喜服,就看见蝉衣慌慌张张的走过来道,"小姐,不好了,外面……外面又来了一队迎亲的!"

    容王有些懵道,"什么迎亲队伍?"

    揽月一喜,他来了。

    夜寒一一身大红喜服站在那里,他狭长的眼睛半敛着,一半冰寒,一半火焰,带着让人悸动的神秘。

    容枫走出来,愠怒的声音响起来:"皇叔,你这是干什么?"

    "娶王妃!"

    容王转身去拉慕容揽月,她不着痕迹的避开了,

    冲着容王笑的嫣然中带着几分冷厉,犹如开在黄泉路上的彼岸花!

    "容王自重,我今天要嫁的人是寒王。"

    院子里的宾客听揽月这么一说,个个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他们记得他们接到的请帖上,明明是这位大小姐和容王的亲事呀,怎么会是寒王!

    容王有些气急败坏道:"慕容揽月,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这个贱女人,难道和那个人睡了一晚上,连自己要嫁谁都不知道了吗?

    夜寒一掏出婚书,确有慕容家的印章和慕容揽月的亲笔签字。

    四周的文武百官你看我,我看你,全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两个王爷抢亲这样的场面,他们可是第一次见。

    况且寒王和容王抢亲,哪是他们可以说上话的!

    堂堂王爷被抛弃,想来这京城的百姓又多了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吧!

    慕容揽月笑着看着容王,果然,容王气的指着揽月的鼻子骂道,"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把长剑已经冷冷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百官倒吸一口冷气,和寒王一朝为官多年,对他的性子还是有些了解的。

    他原本随着圣上征战沙场,回京后又统领人人闻风丧胆的禁卫军,所以性子向来阴厉。

    即使在朝堂上,也无人敢与之争锋,更别说是为了这样的事情!

    "皇叔,你竟然为了这个贱人……"

    "她是你皇婶!"容王的话还没有说完,寒王的眼睛已经危险的眯起道。

    容王还想说什么,脸色变了又变,终究没敢说出来!

    "刚才……你吓着你皇婶了!"狂妄的声音响起。

    周围的文武百官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依然眼观鼻,鼻观心!

    容王咬着上前,原本温文尔雅的脸上憋的青筋暴起,"请皇婶恕罪!"

    揽月挑眉,"没听见!"

    这下那些文武百官简直惊成了雕像,那是容王,容王,皇上的儿子!

    "请皇婶恕罪!"

    容王提高了声道。

    揽月这才满意的笑了笑。

    她拉着夜寒一的手,无视了容王,转身向她爹拜别!

    慕容丞相早就吓得变了脸色,不过他向来不喜欢容王,倒是这位寒王,早年他还是太傅的时候,曾教过他两年,对他的性子有所了解。

    也是那个时候,他和月儿认识的!

    揽月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手,"爹,以后月儿不在身边,你要保重自己,月儿会来看你的!"

    上一世,她爹辛苦将她养大,她养育之恩滴水未报,就那样葬身火海。

    若不是老天垂怜,白发人送黑发人,何等凄凉!

    老丞相含着泪道,"好,好,爹会的,爹会的!"

    揽月缓缓起身,这一世,她要让那些人为鱼肉,她为刀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