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都市小说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在这里挺好
    揽月犹豫了一下道,"她有什么事?"

    众人皆倒吸了一口冷气,只有夜寒一依然面无表情道,"她家中来人了,想必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揽月没有说话,目光从那些下人的脸上掠过,却见他们看着她的目光六分讨好,却还有四分害怕。

    倒是张大夫急忙上前给揽月把了把脉。良久才松了口气道,"王爷,王妃的脉搏平稳,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只需再保养一段时间便可!"

    夜寒一'嗯'了一声,目光悄悄落在揽月脸上,看见她没什么情绪后,这才道,"来人,把王妃的东西搬回她的房间去,再去厨房拿些饭菜送到王妃房间!"

    "是!"

    "慢着!"揽月抬头,目光清冷道。"王爷,臣妾已经在这里住习惯了,王爷要是为臣妾身体着想,就暂且让臣妾住在这里吧!"

    以她现在和他的关系。若是离得近了,整日争吵,反倒对她的身体无益。

    这里地处偏僻,又清净,倒是一个养病的好地方。

    屋里的下人一听,忙害怕的看了揽月一眼,她要是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那他们可是给她陪葬的呀!

    夜寒一还想说什么,却看见张大夫悄悄的朝着他摇了摇头。

    王妃现在的身体还虚弱的很,着实不适合争吵。

    夜寒一的脸色有些不太好,又不敢强求,只得道。"来人,把这里的家具全换了,再拿个火炉来,要上好的银霜碳!"

    "是!"

    揽月半敛着眼眸,没有说话,她九岁时就认识了他,对他跋扈的性子还是有些了解的,若是连这个也不让他做,他是绝对不肯让她住在这里的。

    有小丫鬟端了熬好的药进来,揽月皱了皱眉毛,一口喝了,又用了些清淡的饭菜,正准备躺下,门外,管家走了进来。

    他先是瞧了揽月一眼,这才垂头道,"王爷,外面有人找你!"

    夜寒一挑眉,大步朝外面走去。

    张大夫正在那里搓着手走来走去,看见夜寒一出去。张大夫忙高兴上前道,"王爷,蝉衣醒了!"

    破旧的床上,蝉衣正瞪着大眼躺在那里。她的小脸苍白,脸上却满是着急之色,"王爷,我家小姐怎么样了?"

    夜寒一看见她能开口说话了,这才松了口气道,"已经醒了,刚才还问起了你!"

    蝉衣一愣,听见夜寒一继续淡淡道,"本王告诉她,你家中有事,回去了,或许明日就会回来!"

    蝉衣脸色一变。正准备开口,夜寒一已经打断她道,"为了补偿你,本王会答应你一个要求。说吧!你想要什么?黄金?佳婿?或者让本王认你当妹妹,也不是不可!"

    蝉衣都快哭了,她苍白的小脸皱成一堆道,"王爷,奴婢没有家人,这……这小姐是知道的!"

    夜寒一身子一僵,连忙回头,他快速走到门前,一掀帘子,就看见明晃晃的阳光下,揽月正阴着脸站在那里。

    她手中拿着一把长剑,在她身后,张大夫,管家,和一干下人皆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

    夜寒一的脸色变了又变,终究还是道,"揽月,你……你听我说……"

    揽月仿佛看不见他一般,她径自走到蝉衣床前,目光落在她胸前的伤口上。那……那是心脏的位置,莫非……莫非是夜寒一要杀了她?

    想到这,揽月猛地回头,她的长剑直直的刺向夜寒一。也是心脏的位置。

    所有的人都吓的瞪大了双眼,夜寒一慌忙躲开道,"你疯了?"

    "说,你为什么要刺伤玉蝉?"

    这个人不肯相信她也就罢了,总归是她有错在先,可她跟他说过,不许他伤害玉蝉!

    夜寒一气的青筋暴起,在这个女人的眼中。他就是这样的人?

    "小姐……不是王爷伤的奴婢,是……奴婢自己把自己刺伤的!"

    已过了晌午,屋里静悄悄的,揽月瞧着玉蝉胸口离心脏只有半指的距离。说不清自己是想哭还是想笑。

    她想哭的是自己这一世的性命竟然是靠玉蝉用自己的性命换的。想笑的是,终究不是他刺伤了她!

    "王妃,此事怨在下,是在下没有照顾好王妃。才让王妃和玉蝉姑娘受此一难!"管家'噗通'一声跪下道。

    他万万没有想到,只两三日,这里便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揽月轻笑,管家只是一个下人。听吩咐行事,哪里能怨他?要怨也怨她和夜寒一,她还没有机会和他说出她全盘的计划。而他却是一句也不肯信她!

    "我累了,你们都下去吧!我想陪玉蝉一会!"

    那些下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看见夜寒一没有反对,这才连忙退了出去。

    只一瞬间,整个房间就只剩下夜寒一还站在那里。

    "王爷也出去吧!臣妾想和玉蝉单独呆一会!"清冷的声音传来。

    "你的身体还没有好!"夜寒一沉着脸道。

    这个女人果然把这个小丫头看的比他还重要!

    "王爷要是不放心。可以让张大夫每天都过来给臣妾把脉!"她的大仇还没有报,是不会这么轻易的死去的!

    夜寒一蹙了蹙眉,终究还是转身朝外面走去。

    "小姐,奴婢没事!"蝉衣看见夜寒一走了,连忙开口道。

    要是因为她,让小姐和王爷生了嫌隙,那可如何是好!

    揽月叹了口气,却没有说话,要不是蝉衣舍命相救,只怕她现在已经过了奈何桥了吧!

    整整一个下午,那些下人不停的进进出出,他们不但将揽月的房间布置的焕然一新,还以最快的速度将院子铺上了漂亮的青石板。

    在揽月窗前,一棵刚刚移植过来的梅花开的正旺。

    就连蝉衣的房间,也被那些人不动声色的换了许多的东西,官窑做出来的上好茶盏,精致的小几和椅子,还有顶好的银碳。

    这一切,揽月只当看不见。

    晚膳竟然异常的丰富,除了白粥之外,桌子上还琳琅满目的摆了许许多多的美味佳肴,烤的焦黄的鸭子,炖的雪白的羊汤,还有夫妻肺片,炒肚丝……

    一个小丫鬟正站在这些佳肴前朝着揽月讨好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