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都市小说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打入天牢
    揽月的心一沉,她想做渔翁?

    果然,那些侍卫愣了半晌,目光齐齐落在皇后的身上。

    丽贵妃说的对,要是谋反还可以搏一搏,但只是杀了肃王。那他们可都是诛九族的大罪,皇上来了定不会轻饶了他们,也包括他们的家族!

    "哼!你以为本宫是傻的吗?本宫只是想杀了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谋反,况且那些大臣也不会允许当今的皇上身体有缺,本宫又何必做这些不可能的事情?"

    揽月松了口气,好在皇后还算理智。

    丽贵妃轻嗤一声,继续闲闲道,"既然皇后不想谋反。那却执意要杀了肃王又是为何,你可知肃王如今已经立了大功,皇上有心要立他为太子。你杀了他,只怕皇上会让你们整个李家为他陪葬!"

    皇后脸色变了变,却没有说话。

    揽月的心终于稳稳放回了肚子里,看来这位丽贵妃刚才用的是激将法。

    无论她做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是现在总归是想救她们。

    "本宫好不容易才将这个女人逼进宫中,难道就这样放了她?"皇后有些不甘心道。

    丽贵妃笑了笑,她道,"姐姐也是当了皇后多年的人,怎会这么沉不住气!姐姐要想杀一个人,又何必这么大动干戈。连自己也搭进去!"

    "你说的轻巧,这个女人平日里被寒王护的严实,本宫想要杀她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过也亏了你提醒,肃王本宫可以不杀,不过这个女人……"

    皇后说到这里,突然脸色一变,于此同时,那个长相阴柔的男子突然就朝着揽月袭去,他的手中握着尖锐的匕首,目标是揽月的脖子。

    揽月的身子迅速的向后退,可她哪里快的过那男子,眼看着那匕首就要刺入她的脖子,肃王见状,抽出手中的长剑就朝着那男子刺去……

    两个暗卫则急忙护着揽月。

    那长相阴柔的男子被肃王坏了好事。脸色一变,竟然毫不忌讳的朝着肃王的胸口刺去。

    "住手!"一声暴怒传来。

    皇后她们脸色一变,就看见宫门外。皇上大步走进来。

    他看见一个小小的侍卫竟然都敢刺杀他的儿子,脸上的表情阴的可怕,"说,到底发生什么了?"

    这些人,简直反了天了,竟然敢大闹他的皇宫。

    在他身后,则站着风扑尘尘的夜寒一!

    丽贵妃攒了个笑脸凑上来道,"皇上这次可要奖励臣妾,若不是臣妾再次周旋。刚才皇后可就杀了肃王和寒王妃了!"

    皇后的目光不可思议的落在丽贵妃身上,就见她千娇百媚道,"皇上若是不信。可以问问慕容丞相,刚才臣妾可是冒着被皇后诛杀的危险,救下肃王,和寒王妃的!"

    皇上的脸色缓了缓,揽月则微微蹙眉,依稀记得这样的场景什么时候见过。

    对了,那次纪王召她进宫,为难她的时候,好像也是这位丽贵妃帮她解得围。最后她也是这般千娇百媚的站在皇上面前跟皇上邀赏的!

    "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书房里,皇上听着揽月和皇后的话,简直有些不敢相信,他不敢相信皇后为了逼揽月楼露面,竟然烧了慕容丞相的房子,还敢命人刺杀肃王。

    也不敢相信这位寒王妃敢闯宫!

    夜寒一则阴阴的打量着皇后。大有一把将她捏死的意思!

    李贵妃则娇滴滴的守在皇上跟前,又是给他添茶,又是给他倒水的!硬生生将王公公的活抢了个干净。

    "看来朕平日里倒是小瞧了你们?"带着杀意的声音响起。

    他走了不到三日。这两个女人就把京城搅了个天翻地覆,当真是厉害呀!

    "皇上,寒王妃带人闯入皇宫,试图谋反,臣妾也是不得已……"

    "住嘴!寒王妃,你可知罪?"皇上的目光突然落在揽月身上。

    揽月上前。"臣妾知罪!"

    "来人,寒王妃带人闯宫,乃是谋逆之罪。即日关入打牢,三日后处斩!"

    夜寒一脸色一变,"皇兄……"

    "皇上!"

    "任何人不得帮她说情。违令者斩!"

    "是!"

    揽月身子一软。却终究没有说话。

    "皇后李氏,火烧大臣,诛杀皇子。今将其打入冷宫,废其皇后之位!"

    "是!"

    皇后冷笑一声,一双眼睛阴阴的看着揽月。她早就想过这个结果,自然没什么好怕的。

    "寒王妃,本宫早就说过。皇上最多把本宫打入冷宫,可你……却是必死不可,跟本宫斗,你还嫩了点!"

    揽月垂着头不说话,任凭侍卫将她拖下去。

    天气逐渐炎热,牢房里却一片潮湿,揽月坐在发霉的草垛上,目光望向外面蔚蓝的天空。

    其实在她决定闯宫的那一天,便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可若是让她眼睁睁的看着落雪被皇后杀害,她却做不到。

    她这个妹妹虽然往日里和她并不亲近,却也不曾像清芷那般害过她,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对她置之不理。

    "来,吃饭了!"有人将一个破碗扔在揽月面前,里面是一碗冒着臭味,不知放了多久的稀粥。

    揽月看了一眼,没动,三天,三天即使不吃饭,也饿不死吧!

    "呦,还有脾气,皇上已经下旨,三日后将你处斩,你莫非还想吃香的喝辣的?"那狱卒看着揽月,一脸鄙视道。

    揽月睨了他一眼,没有搭理她,她的目光直直的看着外面蔚蓝的天空,似乎在等什么?

    那狱卒看见揽月这个时候了还敢摆架子,气的一脚朝着她身上踹去。

    揽月冷笑一声,只见她侧身一躲,一只手已经抓住了那狱卒的腿。

    "你竟然还敢还手?"那狱卒的一条腿在揽月的手里,依然指着揽月的鼻子骂道。

    揽月的唇角微微挑起,突然狠狠一脚朝着那狱卒的腿上踩去。

    只听见一声惨叫传来,那狱卒已经疼得几乎晕过去,他的眼睛死死的瞪着揽月,恨不得将她扒皮抽筋。

    不远处,那些狱卒听到惨叫声,忙拿起兵刃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