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都市小说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谋反
    容王已经举起了手中的长剑,他的目光阴毒,嘴角噙着一丝嘲讽的笑。

    他若不是看在这个女人对他有用的份上,怎么会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很她周旋,可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联合寒王害他?

    既然如此,那他就送他下地狱吧!

    不远处,肃王和瑶王也看到了这一幕。尤其是肃王,他的双眼血红,几次想要冲过来,却被那些御林军拦住,不得前进半步。

    就在大家都以为揽月这次必死无疑的时候,突然,揽月的右手抬起,只见一个黑色的袖箭直直的朝着容王的心脏射去。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以至于等皇后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太迟了,就连容王也不可思议的看着插在自己胸口的黑色长箭,良久才'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揽月冷笑。她自从重生之后,就不停的被人追杀陷害,若是没有一点防身之物,那她岂不是成了个傻子?

    "容儿!"皇后凄凉的声音传来。那些御林军显然也看见了倒在地上的容王,纷纷朝着揽月走过来。

    揽月拿出袖箭,对准离她最近的那一个,直直的射了出去,她知道自己这次逃不掉了,不过即使如此,她也拉几个人给她垫背。

    那御林军只闷哼一声,就缓缓的倒了下去。

    其他御林军先是一愣,随即再次朝着揽月一步一步走过来。

    那边皇后则抱着浑身鲜血的容王撕心裂肺的叫着,"快传太医,快传太医!"

    只几息功夫,揽月的袖箭已经所剩无几。在她四周,许许多多的御林军正朝着她缓缓走来。

    揽月试着最后努力道,"我是寒王妃,你们真的要背叛寒王,和容王一起谋逆吗?况且如今容王已经被我射死,,你们即使赢了,又准备拥护谁为皇上,皇后娘娘吗?"

    那些御林军看见揽月这么说,动作顿时有些迟疑,就在揽月以为自己有希望成功的时候,突然,其中一个御林军道,"不要听她胡说,我们如今已经犯了大逆不道之罪,若是就这样投降,那就只有死路一条,还不如拼一拼,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揽月脸色大骇,果然看见那些原本有些迟疑的御林军。再次朝着揽月围过来。

    揽月射杀了离她最近的两个,想让再次出手时,才发现袖子里的袖箭已经用完了。

    那些御林军见此情景,冷笑一声。一步一步朝着揽月围过来。

    揽月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皇宫大门,那里空空如也,就是说这一次夜寒一不可能再突然出现了。

    "杀了她!"皇后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

    那些御林军一听,纷纷举起手中的长剑……

    揽月闭上眼睛,想着自己自从重生过就九死一生,可最后……

    意料中的疼痛没有传来,揽月睁开眼睛,看见肃王正挡在他面前,他的身上全是鲜血,可一双眼镜依然明朗的如同一个邻家少年!

    只见他一边抵挡那些御林军,一边拼命的将揽月护在身后,似乎想护住她。

    揽月见此。只得从地上拾起一把宝剑,和他一起对抗那些御林军。

    可她的性子虽然喜欢打架斗殴,真正的功夫却没有学多少,所以也只能偶尔挡几剑。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肃王身上的伤越来越多,就连揽月也被那些人中了好几刀,鲜血染红了她衣裙。

    突然,一个御林军趁着揽月不注意的时候,举起手中的长剑就朝着揽月的胸口刺过来。

    现在容王生死不明,若是杀了这个女人,皇后一定会重重有赏。

    "小心!"不远处,瑶王看到这一幕,扯着嗓子喊道。

    揽月慌忙回头,一把闪着寒光闪闪的长剑在揽月胸前二指的距离停住了。

    揽月倒吸了一口气,看见那御林军身后,柒风冷着脸站在那里。

    有大批的士兵冲进来,在那些士兵中间,夜寒一一身黑衣,脸色阴沉如阎罗。

    "你们这是想谋反吗?"皇后听到声音,从房间里铁青着脸走出来道。

    夜寒一冷笑,"谋反?谋反的是皇后吧!"

    "大胆!你休在这里胡说八道,瑶王毒杀皇上,本宫只是命容王前来保护皇上,何来谋反之说?况且……瑶王谋害皇上的时候。不但肃王在,就连王公公也在,寒王要是不信,可以问问王公公。来人。请王公公过来!"

    "是!"

    夜寒一眯着眼不说话。瑶王则上前一步道,"皇叔,我没有杀害父皇,是父皇说他口渴,所以我才倒了茶给他,可不知为何,他喝了茶之后就……皇叔,我真的没有杀害父皇!"

    "老奴见过皇后娘娘!"几息之后。王公公走出来道。

    "王公公,你跟大家说说,皇上是不是喝了瑶王递给他的水,才会吐血昏迷不醒的?"皇后挑起眉角道。她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杀意。一双眼睛还时不时看望揽月。

    揽月只当看不见她。

    王公公迟疑了一下,终究道,"皇上的确是喝了瑶王的水才昏迷不醒的,只是在此之前。皇上已经病倒,所以老奴也不知……"

    王公公的话还没有完,皇后已经冷声道,"你下去吧!"

    王公公有些担忧的看了瑶王一眼。转身朝一旁走去。

    "听到了吧!就连王公公也说,皇上是喝了瑶王的水才会突然吐血的,在此之前,太医说皇上的身体已经有所好转。且从未有过中毒的迹象。若不是瑶王在水中下毒,皇上为什么会突然中毒?"

    "你胡说,那茶水原本就放在那里,我只是给父皇倒了一杯。怎么会给他下毒?"瑶王冷着声道。

    他大约十二三岁,脸上似乎刚刚褪去婴儿肥,有了少年的刚毅模样,唇红齿白,但是说话不急不缓,带着几分冷冽。

    "若不是瑶王下的,那毒还能自己跑到杯子里不成?本宫可是让太医检查过了,那茶壶中并未被人下毒,也就说被下了毒的之后瑶王拿的那一盏茶!"

    "你胡……"

    "在瑶王和肃王来之前,皇上刚刚跟本宫说了,说瑶王年幼,若做帝王,着实不太合适,已经决定要封容王为太子。瑶王莫非是听说了什么,所以才起了谋反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