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都市小说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疫症
    那摊主吓得都快尿裤子了,只见他抖呀抖的,正准备给那人些御林军跪下,突然看见那些御林军一愣,竟齐齐行礼道,"头!"

    那摊主没想到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竟然是个头。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煞是怪异。

    "还不快做!"夜寒一的表情已经有些不耐烦道。

    那摊主一听,慌忙站直了身子,继续给揽月做细粉。

    揽月看着身后的那些渗人的御林军,觉得自己出来的不是时候。

    那摊主将细粉做好之后,颤颤惊惊的递给夜寒一,蝉衣连忙上前将那细粉拿好,夜寒一则一把将揽月抱起来道,"把他的摊子砸了。人……"

    "慢着!王爷,这……这有些不太好吧!"揽月逼不得已的开口道。

    她以前怎么会想着保护夜寒一的?

    那些御林军隔着鬼面具,偷偷抬头看戏。这可是他们第一次看见他家主子说话被人打断。

    夜寒一眼睛危险的眯起来,就在大家以为他家头会像以前一样发飙的时候,却听见夜寒一阴着脸道,"还不快滚,以后不许在这里摆摊!"

    那摊主刚才听夜寒一那么一说,早就做好了被关入打牢的准备,如今听见夜寒一竟然让他滚,忙手脚忙乱的收拾东西,生怕只要迟了一步。夜寒一就反悔了。

    那些御林军则低下脑袋,想着传言果然是真的,王爷惧内呀!

    "你们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等本王请你们离开吗?"

    那些御林军一听,忙齐齐行礼,飞身上马,转眼就不见了影子。

    旁人那些路人看到这一幕,早已经惊呆了,他们只知道御林军可怕,却没想到能见到活的,不戴鬼面具的御林军首领。

    而且还是长得这么好看的。

    "王爷,咱们回去吧!"经此一事,揽月已经没了逛街的兴趣。

    况且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们身上,她可不想被人这样盯着一直看!

    寒王府外,管家看见夜寒一带着揽月回来了,上前一步。犹豫道,"王爷,那位王姑娘出事了?"

    夜寒一蹙眉。"死了吗?"

    管家噎了噎,继续道,"不是,只是那王姑娘不知为何,身上起了许多密密麻麻的疹子一样的东西!"

    夜寒一听见只是起了疹子,有些不满的看向揽月,揽月则面无表情道,"今日叶太医不当值,你亲自去请叶太医来给王姑娘看看。切莫怠慢了她!"

    管家忙道,"是!"

    揽月则从蝉衣手中拿过细粉,和夜寒一一起回屋。慢条斯理的吃完了,又吃了一碗洒了浓稠果汁的瑶桨,门外,管家的声音响起,"王爷,叶太医来了!"

    "王爷要不要陪臣妾一起去看看?"

    夜寒一本不想去,可听揽月这么一说,还是起身和她一起去了。

    李嬷嬷的房间内,揽月和夜寒一一进去就皱起了眉毛,不过碍于李嬷嬷正阴着脸看他们,只得控制住捂鼻子的冲动。

    叶太医则在他们身后贴身的解释道,"李嬷嬷肝气郁结,血脉不畅,下官特给她开了一些顺气的药,只是这药虽然对身体极有好处。只可惜来的慢,所以还得委屈李嬷嬷一段时间。

    李嬷嬷这两日放屁放的有几次都差点拉裤子了,如今听叶公子这么一说。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

    不过她虽然年迈,可终究是个女子,让她当众和人讨论放屁的事情,终究有些不好开口。

    夜寒一则皱起眉毛,再也不肯上前半步。

    "听管家说王姑娘身体不适?"揽月任由夜寒一在门口呆着,自己则转移了话题道。

    众人这才发现。在李嬷嬷身后,王姑娘正躲躲闪闪的站在那里。

    揽月倒是佩服她。

    以李嬷嬷屋中现在的味道,她即使多呆一会。都被熏的头晕眼花,王姑娘竟然敢站在她屁股后面!

    "臣女……见过王爷!"王姑娘有些不情愿的上前行礼。

    揽月一眼就看见了她脸上密密麻麻的红点,那红点从王姑娘的头上一直蔓延至她的脖子下。看起来很是惊心。

    揽月脸上做出一个惊讶的表情道,"王姑娘这……这是怎么了?"

    "王姑娘可否上前,让在下帮王姑娘查看一下!"叶公子一脸文雅道。

    王嫣犹豫了一下。终是一步一步上前。

    她身上的这些东西不但难看,还奇痒无比,昨晚若不是李嬷嬷阻止。只怕她身上现在已经被她挖的不能见人了。

    叶公子示意王嫣坐下,又将手搭在她的手腕上,良久道。"王姑娘这病……有点像以前的一种疫症!"

    李嬷嬷先是脸色一变道,"疫症?"

    揽月和夜寒一听见后,则下意识的向后退后了几步。

    "在下只是说像,不但是症状,脉象也十分的像,王姑娘若是心存疑惑,回去之后可以让王大人再给王姑娘请个大夫看看,只是这疫症传染的十分的厉害,王姑娘要小心才是!"

    王嫣瞧着明显已经黑了脸的李嬷嬷。表情都快哭了,疫症!这要是让旁人知道了还不把她给活埋了!

    "若是……被传染上这种疫症,会是什么结果?"李嬷嬷犹豫的开口道。

    这几日她和王嫣黑夜白天的在一起,若真是疫症,那第一个传染的就是她!

    "以前这种疫症来势十分的凶猛,轻则终身不能动弹,重则立即丧命!"

    李嬷嬷急的差点晕过去,丧命!她如今在宫中正是享福的时候,又怎么肯为了这种事情送了自己的性命?

    "王爷,王姑娘身患重病,还请王爷立即将王姑娘送回去!至于奴婢……和王姑娘在一个屋檐下多日,为了不传染给王爷和王妃,只怕也得找个地方去避一避!"

    夜寒一巴不得她走,脸上的神色依然沉沉道,"既然如此,那本王就不留奶娘了,奶娘若是有什么需要,只管派人告诉本王就是!"

    李嬷嬷摇了摇腰,"谢王爷!"

    王嫣则被吓得脸色煞白,早已经忘了来这里的目的!

    疫症!她可有记得以前皇上是如何对待那些感染了疫症的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