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都市小说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五章 我寒王府不养闲人
    早上王嫣到了揽月房间时,揽月已经起来了,她躺在雕着精致花纹的贵妃榻上,在她面前的小几上,各种冰食小菜糕点排了满满一桌子,夜寒一正在那里端了一碗刚走好的血燕,哄她道,"叶太医说冰食吃多了不好。让你多吃一些温热食物,这是刚做好的,你若实在不想吃,便吃半碗!"

    王嫣和冬儿闻着那扑鼻的香味,口水都流出来了,王嫣前一段虽然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却只知道厨房每日不间断的做着食物,都是为了给王妃准备,可没想到,她每日吃的竟然这样好。

    "臣妾撑得慌,不吃!"揽月揉着肚子道,她刚吃了一碗冰食。现在让她喝血燕,她哪能喝的下。

    "少喝一些,如今天气已凉,光吃冰食会肚子疼。"夜寒一皱着眉道。

    揽月瞧着她那执拗的样子。只得张开了嘴,夜寒一忙舀了一勺子喂她嘴里。

    心里却默默的想着这个女人每日爱吃冰食的习惯真的不太好。

    "见过王爷!"那边,王嫣咬着唇行礼道。

    原来他说在服侍王妃,果真是在这边服侍王妃。

    夜寒一见她来了,指了指那边的冰块道,"王妃身边丫鬟不够,你去帮着扇风!"

    王嫣脸色一变,"王……王爷!"

    "怎么?嫌委屈了你?我寒王府可不养闲人,你若是嫌委屈,就滚回去!"

    "王爷,我家小姐可是王爷的侧妃,王爷怎能如此待我家小姐!"冬儿有些不服气的上前说道。

    夜寒一冷哼。他闲闲的看着站在那里的王嫣和冬儿,冷着声道,"来人,把这个小丫鬟拉出去杖打三十大板!"

    王嫣吓得脸色一白,"王……王爷!"

    "四十大板!"

    王嫣脸瞬间白的如纸一般,她呆呆的看着使劲挣扎的冬儿,却终究没饭再说一句话。

    揽月则叹了一口气,继续拿她的冰食吃。

    乖乖的在家里做她的大小姐不好吗?非要嫁进来受折辱,着实不知道她脑袋里是不是缺了东西。

    几息之后,外面就传来如杀猪般的吼叫声,夜寒一怕惊了揽月,阴着脸道,"拖远些!"

    "是!"

    "你,还不过来扇风!"

    王嫣没敢说话,她的手死死的搅着自己的衣角,一步一步朝着那冰块移过去。

    二丫看见她过来了,自觉将自己的扇子递给她道,"王妃,你还想吃什么?奴婢让厨房给你做去!"

    揽月正想着刚才那洒了果酱的冰食叫什么的时候,夜寒一已经冷着脸道。"她已经吃了两碗冰食了,不许再吃了!"

    揽月瞧了瞧站在旁边的王嫣,难得的没有驳他的脸。

    倒是蝉衣道,"可小姐说她只爱吃冰食。王爷是男子,没有怀过孕不知道,这怀孕的女子和旁人不同,她若是想吃什么,那定是肚子里却什么?或许是小世子在小姐的肚子里嫌太热了,王妃才这般爱吃冰食!"

    揽月眨了眨眼睛,想着蝉衣这些道理从哪学来的?

    王嫣则瞪着大眼,没想到揽月身边一个小丫鬟也敢跟王爷顶嘴。

    "王爷,打完了,人已经晕过去了!"外面,一个侍卫走进来道。

    王嫣脸色一白,正准备说话。夜寒一已经冷着声道,"把她扔到柴房去!"

    "是!"

    "慢着,找人给她上点药吧!"揽月有些于心不忍,那小丫鬟虽然没有规矩。嘴巴也快了些,可就这样死了,着实有些可惜了……

    夜寒一眯眼,不说话,那侍卫则连忙道,"是!"

    "叶太医说,你要多走走!"夜寒一看见揽月躺着说完,又准备躺着吃,蹙着眉道。

    他以前怎么没觉得这个女人这么懒。

    揽月意简言骇,"不走!"

    夜寒一,"……"

    蝉衣,"……"

    倒是王嫣眯起眼睛,她就不信,王爷能一直守着她,李嬷嬷说了,这天下没有不偷腥的猫,总有一日,她要让王爷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整整一天,王嫣就一直站在那里扇风,中午那些人吃饭也都是轮着出去吃。却没有人叫她。

    直到傍晚的时候,揽月才挥了挥手,"你下去吧!"

    王嫣没有说话,只是朝着揽月行了个礼。一步一步朝外面走去。

    她的另一个陪嫁丫头看见她出来,忙上前道,"小姐,你没事吧!"

    王嫣摇头,她的眼睛半敛着,眼底是别人看不懂的情绪。

    第二天早上,王嫣早早就起床,她候在揽月房外。当她看见房间里出来的只有揽月一人时,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她道,"今日王爷不在。你以为你还能向昨日那般欺负我?"

    揽月回忆了一下,着实不记的自己昨日欺负过她,而且若是她记得不错,她那小丫鬟的命还是她保下的。否则以她的伤势,没人上药,只怕昨晚都熬不过!

    "我知道你是正妃,可我虽然是侧妃。却是皇上指给王爷的,说身份,可是一点都不比你差,你别以为你帮我说了一句话。我便会感激你,咱们两个谁笑到最后,可还不一定!"王嫣抬眸,眼中满是轻蔑道。

    她听李嬷嬷说了。这个女人大婚的时候都不是处子之身,这样的人,她不相信王爷会宠她一辈子。

    揽月犹豫了一下,"来人,把她打出去!"

    王嫣脸色一变,"你们敢!我可是皇上亲赐的,王爷的侧妃,你们这些奴才,谁敢动我!"

    几个侍卫一愣,随即上前,拖着王嫣就朝外面走去。

    "你们简直反了!"

    她是王侧妃,这王府里除了王爷和王妃就属她大,他们怎么敢……

    "太吵了,把她拖的远一些,以免扰了小姐清静!"蝉衣的声音传来。

    那些人侍卫一听,忙道,"是!"

    王嫣脸色煞白的看着这一幕,怎么可能,她可是王爷的侧妃,她爹是堂堂的二品大员,怎么可能一个小丫鬟说话都比她管用,怎么可能?

    "王妃,厨房问你今日想吃什么冰食?"管家过来瞧了王嫣一眼,站在揽月门外,轻着声问道。

    "瑶桨,细粉,再让做几个拿手的便是,对了,果酱多一些!"

    管家道,"是!"

    转身走了。

    王嫣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怎么可能?这些人怎么可能都当没有看见她,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