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都市小说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八 肃王
    二丫则上前道,"王妃,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她记得她娘说过,怀孕初期容易呕吐,可王妃一个月前便不吐了,今日怎么……

    "只是觉得胸口有些闷,有些想吃凉的!二丫,你去厨房。让他们做些凉食来!"

    或许吃些凉的,她便会舒服一些了。

    二丫瞧着揽月面前的火炉,犹豫道,"王妃,如今天气寒冷,万一吃坏肚子……"

    揽月肚子里烧的慌,"只吃一点,应该没事的!"

    二丫没法子,只得再去厨房要了一碗细粉来。

    这次揽月倒是学聪明,她小口小口的吃,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好似只有这样冰凉的东西下肚。人才会舒服一些。

    小二在旁边轻轻叹气,想着要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王爷!

    到了中午,夜寒一阴着脸回来了,他瞧着揽月发白的脸。"来人,去请叶太医来!"

    "是!"

    "王爷,臣妾没事!"况且她怀着身孕,吐一吐不是也很正常吗?

    "听说你今天一日未食?"

    揽月本想说吃了些凉食来,可瞧着夜寒一的脸,只得道,"吃了些糕点!"

    夜寒一睨她,"管家说你糕点一口没吃,倒是细粉吃了一碗!"

    揽月,"……"

    二丫则松了口气。可她记得王妃入狱以前可是每顿都能吃两碗饭,还能吃一些肉菜的,这次怎么……

    揽月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就看见叶太医已经上前,他的手放在她的手腕上,脸色突然沉了沉。

    "可是哪里有问题?"夜寒一蹙眉问道。

    "王妃脉象不稳,而且体内肝火极旺!应该是这几日操劳所致!张大夫开的方子下官已经看过了,没有问题,王妃先吃着,过几日下官再来帮王妃看看!"

    "还,谢谢叶太医了!"

    "王妃不必客气!"叶太医说完转身朝外面走去,到了院子里时,还四处看了看,然后蹙眉走了。

    整整两日,揽月只能吃凉食,别的一口都不能吃。

    到了第三日,落雪来了,她瞧着揽月有些苍白的脸,疑惑道,"大姐可有哪里不舒服?"

    揽月摇头,然后搂着一碗细粉吃的欢,蝉衣和二丫则在旁边担忧的看着她,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可叶太医和张大夫都帮小姐看过了,更可况叶太医现在可是太医院的院首,他都说没事,那应该是没事才是。

    "大姐。爹……帮我说了一门亲事!"

    揽月一愣,亲事?

    "不知是哪家公子?"

    "是礼部钱尚书家的公子,比我年长五岁,身边有一个妾室!"

    揽月挑起眉角,"妾室?"

    "嗯,听说是服侍他的一个女子,他颇为喜欢,就收了做妾室!"

    "那爹怎么说?"

    按照一般大户人家的规矩,这正室不入门,是不允许有妾室的。

    "爹说我并非嫡女,嫁给钱尚书家的嫡长子已是高攀!"

    揽月蹙眉,心里莫名的觉得不太舒服。

    "你喜欢他吗?"

    "也谈不上喜欢。不过有次我曾悄悄的看了他一眼,长得很高,皮肤有些黑,倒也看的过去!"

    揽月犹豫着不说话。等下午落雪走后,揽月拉着夜寒一去肃王府了。

    肃王看见揽月挺着一个大肚子里来,忙让她坐下,又让下人拿了软垫来。

    夜寒一站坐在揽月旁边,习惯性的将手放在她的肚子上。

    "皇叔皇婶此次前来,可是有什么事?"肃王佯装没有看见夜寒一那只手,依然一脸明朗的开口道。

    夜寒一斜了揽月一眼,"你皇婶闲的没事,来此转转!"

    揽月则四处看了看道,"今日落雪去我那里了,说我爹给她说了门亲事,我突然想起不知肃王府上可有妻妾,所以来此看看!"

    肃王一愣,"落雪……要成亲了?不知许的哪户人家?"

    "是礼部钱尚书家的公子,听说他家中已经有一妾室,是原本服侍他的丫鬟,他十分喜欢,就将她收了。"

    肃王沉默了一会,良久道,"那落雪姑娘……说什么?"

    揽月拿起茶盏喝了一口。余光落在肃王脸上,"落雪说她曾偷偷看了一眼,还看的过去!"

    肃王不说话了,只是默默的站在那里。良久,他突然抬头道,"皇婶,皇侄心仪落雪姑娘许久,还请皇婶成全!"

    夜寒一阴着脸道,"你的亲事恐怕要由我皇兄做主,你皇婶还给你做不了主!"

    "那我现在就去找我父皇!"

    "什么?你说你要娶慕容家的二姑娘?"御书房里,皇上瞧着跪在他面前的肃王。一双杂眉挑的高高的。

    难道他们夜家的人这辈子都栽在慕容家的姑娘身上了?

    "是的,父皇,儿臣心仪她许久,非她不娶!"

    "不行。别的谁家的姑娘也可以,就是慕容家的不行!"

    "为何?"

    父皇不是挺喜欢他皇婶的吗?

    "这慕容丞相虽然是个好丞相,也是个好太傅,可教育子女。着实不靠谱!"

    他的那两个女儿已经搅得他们北燕鸡犬不宁了,再把最后一个嫁给肃王,他可没有吃饱了撑着。

    "求父皇成全!"

    "朕说了,不行。这满朝的女子众多,你再挑一个,只要不是慕容家的就行!"

    谁知道那第三个会像纪王的侧妃多一点,还是像那个女人多一点。

    不过无论像谁。都不可爱!

    "父皇,儿臣只要她一个!"

    "朕说了,不行,你若是再在此胡搅蛮缠。信不信朕现在就下旨,将她许配给旁人。"

    肃王一愣,随即缓缓站起来,他朝着皇上行了个礼,转身朝外面走去。

    皇上看见他连告退都不说了,气的猛的拍了一下桌子。

    晚上肃王来到寒王府找夜寒一喝酒的时候,夜寒一正盯着揽月的肚子蹙眉,刚才张大夫给揽月把完脉,意味深长的说,王妃胎脉不稳,近日不能做剧烈运动……

    "皇叔,能否陪皇侄喝几杯?"

    夜寒一睨他一眼,"可是我皇兄不同意?"

    揽月想起皇上挂在嘴边上的那句,慕容家的女儿,轻轻的叹了口气,她早应该想到,皇上怎么会让肃王也娶了慕容家的女儿了?

    如今只怕没有比慕容家的女儿六个字让他更头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