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都市小说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五章 孩子有危险
    眼看着那三支长箭已经射了过来,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有暗器朝着这边袭来。

    只听见'砰'的一声,那三支长箭被齐齐打歪,射在了离揽月他们不到一尺的地方。

    揽月回头,看见不远处。夜寒一脸色阴沉的站在那里,他的头发略略有些凌乱,身上还有殷殷血迹。

    在他身后,数百戴着鬼面具的御林军齐齐站在那里,静的如同鬼魅一般。

    揽月一愣,连忙上前打量夜寒一,可她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夜寒一的伤口在哪。

    "王爷,你什么地方受了伤?"

    "我没有受伤。身上的鲜血都是旁人的!"

    揽月脸色一变,犹豫道,"王爷……也遇到刺客了?"

    夜寒一点了点头。目光依然阴阴的望着不远处的那杀手。

    那杀手看见这么多御林军出现,知道自己讨不了便宜,只得狠狠的瞪了揽月一眼,身子一跃就朝着旁边的屋顶上跑去。

    "追!不许他逃了!"

    "是!"

    王府内,揽月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一只手还放在肚子上。

    刚才她被那杀手追杀,什么感觉也没有,如今危险解决了,她才发现肚子疼的厉害!

    尤其是某处。一抽一抽的,仿佛有人拽着她肚子里的东西一样,疼的她连喘气也有些困难。

    "王妃到底怎么样了?"夜寒一看见张大夫良久不说话,沉着脸问道。

    张大夫犹豫了一下,将手从揽月手腕上放下来道,"回王爷的话,王妃这次受惊过度,再加上颠簸的厉害,这胎儿……怕是有危险!"

    夜寒一脸色一沉,"你说什么?"

    吓得张大夫'噗通'一声跪下道,"王爷,王妃胎脉不稳,且有滑胎的迹象,在下……在下只能试着给王妃开些安胎药试试了。"

    夜寒一眯着眼道,"若是试不好呢?"

    张大夫脸色惨白道。"听说叶大夫在宫中多年,对此颇有法子,王爷可以找他试试!"

    夜寒一脸色阴寒道。"去请叶太医!无论他在什么地方,都把他给本王请来!"

    "是!"

    揽月则躺在床上,一双手紧紧的抓着身下的床单,脸上豆大的汗珠滑落。

    她还是太大意了,才会让那些人有机可乘,若是因此害了她的孩子,她一定会把那些人碎尸万段。

    大约两刻钟后,叶太医赶到了,他瞧了一眼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揽月。没有给夜寒一行礼,而是直接上前给揽月把脉。

    "怎么样?"夜寒一沉着声道。

    "情况不太好,下官给王妃开个方子。不过王妃需的好好调理,且半个月之内不许下床!"

    "你放心,本王半个月之内定不会让她下床的!"夜寒一盯着揽月危险道。

    揽月揉了揉鼻子,隐隐觉得不太妙。

    一碗药下肚后,揽月的肚子果然好受了一些,叶太医不太放心,依然留在这里,等揽月喝完药,确定她暂时不会有问题后,这才离开。

    晚上,那些御林军来报,"王爷,那个杀头逃了!"

    夜寒一眯起眼睛,"逃了?"

    敢动他的王妃,还能从这京城逃出去?

    "王爷恕罪。此人十分的狡猾,我们追出那条胡同,已经不见了他的踪影!这半日我们寻遍了那四周。可还是什么也没发现!"

    "封锁京城,一定要把那人召出来!"

    "是!"

    "出去吧,把柒风叫进来!"

    "是!"

    几息之后,柒风一身白色走进来,他朝着夜寒一行礼道,"王爷!"

    "那个杀头的身份查到了吗?"

    "属下已经询问过了。刺杀王妃的杀手乃是江湖第一杀手,不过此人以前只是杀些江湖人士,这次不知为何……"

    柒风说完还瞄了揽月一眼。揽月仰头看天,她得罪的人那么多,她也不知道是谁雇了人杀她!

    "你还知道什么?"夜寒一阴着脸道。

    "据说此人功夫十分好。而且还会易容之术,迄今为止,没人能够抓到他!"

    夜寒一的脸已经阴的像要下雨。易容之术,也就是说他随时都能变成旁人。

    "不过王爷放心,以属下对那人的了解。他虽然性子狂妄自负,不过却是一个谨慎之人,只要王妃好好的待在家里。那人定不会混进王府的!"

    夜寒一这才点了点头。

    "还有一事,刺杀王爷的那伙人是我们已经审问过了,不过他们事先已经服了毒,所以咱们的人还没问出什么来,他们已经……而且以属下看,想要刺杀王妃和王爷的人,并非一路人!"

    揽月揉了揉鼻子,也就说是不但有人想让她死,还有人想让夜寒一死,而且还不是一个人……

    "以后你就寸步不离的守在王妃身边,不许他有任何事情发生!"

    "是!"

    晚上夜寒一意外的没有碰揽月,揽月四平八稳的躺在床上,不动声色道,"王爷可知刺杀王爷的人是谁?"

    夜寒一蹙眉道,"这也是我疑惑之事,到底什么人想要本王的性命?"

    揽月继续道,"王爷这几日朝堂上可有得罪了什么人?"

    "这几日本王在朝堂上并未得罪什么人!"

    揽月不说话了,如今朝中所剩之人,并没有什么人和他们冲突过甚,甚至连王大人也离开了京城,那还有什么人……

    "王爷,你说会不会是逍遥侯?"

    这逍遥侯会不会刺杀王爷她不知道,不过刺杀她倒是极有可能!

    "逍遥侯?"夜寒一眯起眼睛,他怎么把此人给忘了,他记得上回他皇兄让他闭门思过,难道他在闭门思过的时候还请了杀手?

    "那个杀手没抓到之前,你不许出门!"

    揽月揉了揉鼻子,"嗯!"

    叶太医都说了,她必须躺在床上最少半个月,只怕没那个杀手,她也出不去了。

    不过若是请杀手杀她的是侯爷,那刺杀王爷的又是谁?

    一晚上,揽月辗转难眠,梦里是无数个刺客将夜寒一团团围住的样子,她看见夜寒一的身上皆是鲜血,额头上还有一个巨大的洞,吓得揽月猛地睁开了眼睛!

    "小姐,怎么了?"蝉衣走过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