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都市小说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二章 真不经打
    几息之后,那御史夫人就没叫声了,小三踢了她一脚,确定她没死之后,这才朝着揽月走去,一边走嘴里还一边嘟囔道,"这个女人,看起来长得那么胖。着实不经打了一些!"

    揽月则将地上的令牌拾起来,闲闲道,"回去吧!"

    小三瞧着她手里的东西好奇道,"这是什么?还是黄金做的!"

    这娘们果然有钱。

    揽月无语的看着他道,"这是皇上的令牌,皇上交给我的时候,说见了此令牌便和见了他一眼!"

    正在起身的御史大人听见此话,身子一抖,差点又跪地上。

    "见了此令牌跟见了他一样?"小三打量着揽月,想着这娘们这么厉害?

    "是的!"

    "那皇上为什么会把这样重要的东西给了你!"

    "许是我立了些微薄的功劳吧!"

    小三一听,顿时不说话了,心里却默默的想着。这个女人是不是也诓了皇上。

    要是那样的话,他被这个女人诓了就没什么丢人的了。

    那御史大人则颤颤惊惊的站起来,然后看着没了人形的御史夫人,良久也不敢说话。

    第二天一早。夜寒一一走,揽月就被皇上请到了皇宫。

    以往蓝月进宫都是带着平安,这次带着的却是小三,对此,平安很是不解,他揉着自己的鼻子跟蝉衣说道,"你说王妃是不是只喜欢功夫好的?"

    揽月昨日出门的时候没带蝉衣,只带了小三,蝉衣对此心中很是不忿,每次看小三的表情,跟要杀人似的,想当初没他的时候。那日日守在小姐身边的可是她。于是蝉衣道,"功夫好又怎么样?你说他要是不听的放屁上茅厕,小姐会让他留在身边吗?"

    平安诧异的看了蝉衣一眼,不再说话了。

    御书房内,逍遥侯正痛哭流涕的跪在那里,揽月想着逍遥侯为了两个女儿如此的操劳,心中着实不忍。

    只不过子不教,父之过,想来逍遥侯这些年是太过跋扈了,才会养出这般蛮不讲理的两个女儿。

    "皇上。你要给老臣做主呀,这寒王妃着实欺人太甚,老臣的女儿人已经还躺在床上,没有醒来!"

    揽月没想到那御史夫人伤的这么重,揉着鼻子不说话。

    皇上气的拍桌子道,"寒王妃,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揽月这才双手抱拳道,"回皇上的话,臣妾无话可说,也不知自己哪里错了,求皇上指点!"

    换上不知道揽月又想耍什么把戏。眯着眼道,"你把朝臣重臣的夫人打成那般模样,竟然无话可说?"

    揽月瞧了那逍遥侯一眼,慢慢道。"皇上,臣妾昨日闲来无事,便带着臣妾新收的一个侍卫去逛街,谁知遇到了御史大人的马车,他们见了臣妾非但不避让,还横行直撞,臣妾被他们撞得从马车上摔下来,若不是有新收的侍卫护着,只怕如今皇上就见不到臣妾了!不但如此,那御史夫人见了臣妾非但不行礼,还嫌臣妾挡了她的道,想要欧打臣妾。此事当时御史府的家丁,和臣妾的侍卫都看的清楚。臣妾不得已,这才出手教训了她!"

    逍遥侯脸色一白,就看见揽月笑的嫣然道。"臣妾新收的侍卫就在外面,侯爷可要叫进来问问?"

    逍遥候不知道那个杀手有没有出卖他,不过看寒王妃如今的表情,只怕是已经猜到了。

    揽月冷笑,"王公公……"

    "慢着!皇上,老臣不知老臣的女儿这么放肆,竟然试图殴打寒王妃,是老臣教女无方,还请皇上惩罚!"

    皇上瞧了瞧揽月,又瞧了瞧逍遥侯,不知他们在玩什么把戏,不过逍遥侯都不追究了,他也没有追究下去的道理。

    "既然你们都无事,朕也无话可说,不过御史夫人乃是朝中重臣之妻,又是逍遥侯之女,寒王妃即使想教训她,也的出手轻一些才是!"

    揽月伏下头,"臣妾知罪!"

    "朕也累了,你们都下去吧!"

    "是!"

    皇宫外。逍遥侯看见守在那里的果然是他熟悉之人,脸色变了又变,正准备离开,揽月已经上前道。"侯爷今日倒是聪明!"

    逍遥侯阴着脸道,"你想做什么?"

    揽月轻笑,"也没什么?就是想要告诉侯爷,我今日放侯爷一马,侯爷以后不但要好好管教自己的家人,做事也的谨慎一些,否则,下次不管是侯爷。还是侯爷的家人只怕都没这么幸运了!"

    侯爷气的脸色一青,只得狠狠甩了一下袖子,气呼呼的朝自己的马车走去。

    只要有个江湖第一高手在,自己这辈子只怕都得被这个女人捏在手里。可偏偏那人功夫极高,既然想派人杀了他,也难如登天!

    "刚才,寒王妃一直说那个新收的侍卫。到底是怎么回事?"御书房内,皇上瞧着站在他旁边的王公公道。

    "回皇上的话,昨日寒王府都传遍了,说寒王妃收了江湖第一高手做她的侍卫!"

    皇上握着毛笔的手一抖。"你说江湖第一高手?就是朕花重金也没请来的那人?"

    王公公忙躬了腰道,"是!"

    "你确定?朕当初想把他招进皇宫的时候,他可是十分的自负,说什么永远不屈人之下。如今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老奴也不知,老奴只知道他一直叫嚷着,是寒王妃诓了他……"

    "哦?诓了他?你可知怎么诓的?"

    "老奴不知!"

    皇上眯了眯眼睛,突然想起什么道。"昨日寒王跟朕说,家中有人误食了朕赏给他的那颗毒药,还说解药也不知所踪,会不会就是那个女人给那江湖第一高手下了毒,她自己却吃了解药!"

    王公公想着揽月平日里的为人,道,"极有可能,不过那江湖第一高手极为自负,光是这招只怕不行!"

    "哼!早知道如此,朕就该把这个任务交给那个女人,她要是办不妥,朕就打她二十棍子,若是这样,说不准那个江湖第一高手早就是朕的大内高手了!"

    王公公瞧了皇上那副痞子样子,还是躬着身子道,"皇上说的极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