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都市小说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太自负了
    马车上,小三用眼睛偷瞄一脸悠闲的揽月,想着这个女人是不是知道了让他杀她之人是谁,否则怎么这么凑巧,今日就碰见了!

    揽月瞧着他的表情,温柔开口道,"有事?"

    小三斩钉截铁的摇头,"没有!"

    他们做杀头的第一规矩。一定不能出卖自己的雇主!

    揽月'哦'了一声不说话了,小三犹豫了一下,继续道,"皇上召你进宫,逍遥侯怎么也在?

    揽月挑眉,"你认识他?"

    "这逍遥侯赫赫有名,我怎么会不认识他!你还还没有告诉我,他怎么也在?而且看样子,似乎很不高兴!"

    "我昨日将他的女儿打成那般模样,他自然不高兴!"

    小三的眼睛瞪的贼大,"你说我昨日打的是她的女儿?"

    揽月点头道,"是!"

    小三嘴巴蠕动了半天。最后只得忿忿的扯着自己的衣服,心里默默道,这个女人一定是猜到了什么,一定是!

    否则她好好的。怎么竟拉着他跟逍遥侯过不去。

    "你说你是家中老三,不知功夫怎会练的这么好?这家中小儿在寻常人家家中,可是甚为得宠的,练功……可是很辛苦!"揽月看见小三独自郁闷,温柔开口道。

    小三一听,顿时来劲道,"我自小家穷,隔壁那地主家的儿子每次只要练一会功夫,她娘就会赏他一只鸡腿,他便会拿着那鸡腿来我面前炫耀,我为了呕死他,生生将自己的功夫练得能甩他八条街。后来。他再在我面前嘚瑟,我就揍他,是不是很爽!"

    揽月默了默,"那地主家的傻儿子如今怎么样了?"

    小三一脸傲娇道,"他如今在武林中连武林前十都排不上!只是那家鸡腿的味道,我成名后吃了许多鸡腿,却再也没吃到那样的味道!"

    揽月犹豫了一下又问道,"不知你的老家是……"

    "在安县的一个小村庄,王妃乃是堂堂丞相之女,想来没听过!"

    揽月笑了笑,不再说话。

    下午揽月如往常一般,在家中守着火炉吃糕点,小三闲来无事,在揽月的房间里上跳下窜的,揽月躺在藤椅上,由着他折腾。

    不过自从吃过午饭之后,他的脸就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在变着颜色,原本的深绿变成浅绿,然后恢复原来的颜色,揽月松了口气。正想着此人的脸终于可以正常的时候,突然发现他的脸再次看向她的时候竟然变成了粉的……

    先是浅粉,再是粉嫩,后是深粉。以至于蝉衣端着一小坛酒进来的时候,猛一看见小三,吓得差点将那坛子酒扔地上。

    恕她见识浅薄,这人是在变法术?

    "怎么?你没有见过长得好看的男子吗?"小三瞧着蝉衣发愣的样子,很是张狂道。

    蝉衣瞧了瞧揽月,见她没什么反应,于是定了定,将那坛子酒的塞子打开,一边走一边道,"小姐,奴婢今日又在酒坛子发现了一坛子酒,特地给小姐拿来!"

    揽月摸了摸鼻子。看见蝉衣一边走向她,一边道,"不过看守酒窖的人说,这酒太寒。小姐怀着身孕,只怕不太适合喝!"

    揽月的目光落在小三身上,果然看见他一溜烟跑过来,抱着那酒坛子闻了闻,"果然是好酒,既然王妃不能喝,那我就喝了!"

    揽月闲闲看他,"你就不怕这酒里有东西?"

    小三十分傲娇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吗?告诉你,想让我死的人那么多,不要说这酒里了,就是药里下了毒,我都能闻的出来!"

    揽月'哦'了一声不再说话。蝉衣则兴奋道,"小姐,我给你那两个下酒菜来!"

    揽月,"……"

    几息之后,几盘子荤素搭配的小菜就摆在了揽月面前的小几上,揽月依然保持着原本吃糕点的姿势,小三则兴高采烈道,"既然王妃不吃。那我就吃了!"

    揽月没说话,蝉衣则蹲在他面前,犹豫的问道,"你有没有想过你什么颜色最好看?"

    小三。"老子自然是白色最好看!"

    蝉衣叹了一口气,"只可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变成白色!"

    小三,"你嘟嘟囔囔在说什么?是不是在说老子的坏话?"

    蝉衣摇了摇头,找了个凳子坐在揽月旁边,和揽月一起一边吃糕点,一边欣赏小三盯着那张粉色的脸,又吃又喝的……

    揽月无语望天,想着蝉衣是什么时候被她带坏的。她记得蝉衣以前可是十分的乖巧,且还胆小,如今……

    一刻钟后,小三突然动作一顿。然后放下手中的东西'跐溜'一声跑了出去。

    蝉衣瞪眼瞧他!

    一盏茶的功夫后小三回来了,只可惜他的屁股还没有坐稳,突然又脸色一变,捂着肚子'跐溜'一声又跑了……

    揽月叹了口气。扭头看蝉衣,"你给他下了多少药?"

    "也……也不多,估计……估计能拉一下午!"

    揽月,"……"

    小三第三次从茅厕有气无力的爬回来的时候。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他指着蝉衣道,"你……你竟然给我下泻药!"

    这里不是寒王府吗?据说大户人家的侍女都是规划规矩的,怎么还有这么不要脸的。

    蝉衣不搭理他。"我说了这酒寒,是你非要喝的!"

    "你……你就不怕我肚子不疼了,把你扯成两半?"

    蝉衣抬起下巴道,"你还记得王爷护短的事情吧!上次王爷打了我。被我家小姐训斥了一顿,如今王爷已经许久都不曾说过我了。你确定要把我撕成两半?"

    揽月觉得这种场合她还是装聋作哑比较好,于是拿起茶盏,慢慢喝茶!

    小三瞧着蝉衣嚣张的样子,还准备说什么,结果脸色一变,捂着屁股就跑了……

    接下里的一个时辰,小三时不时会在揽月门前以各种狰狞的样子露一下脸,只可惜直到傍晚,他也没成功的踏进揽月的房间。

    倒是平安看见小三顾不上揽月,心安理得的守在了揽月门外。

    揽月揉了揉鼻子,想起小三那句他什么毒都能闻出来,觉得他这自负的性子还是一点没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