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都市小说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四章 灵香
    第三日,揽月瞧着小三黄色的脸,想着他明天会不会是红色,或者橙色的时候,门外,叶太医走进来。

    这一段时间,他每隔几日就会来看望揽月,顺便给她把把脉。今日一进门,看见小三正顶着一张黄色的脸坐在揽月旁边。

    他皱了皱眉毛,神色略略有些犹豫。

    揽月将手伸出来,"叶太医,可是哪里不对劲!"

    叶太医又瞧了小三一眼,这才道,"在下以前在古籍上看过一种毒,那种毒若是不能及时得到解药,中毒者的皮肤便会每天变幻一种颜色,七日后毒发身亡!"

    不等叶太医说完,站在那里的小三就猛地跳了起来,他直接跳到叶太医旁边。一把揪住他的衣领道,"你……你说什么?"

    叶太医被他吓了一跳,不过样子依然温文尔雅道,"此毒在下也只是在古籍上看过。现实中并未真正的见过,所以阁下如今皮肤变色,在下也不知是不是那种原因!"

    小三咬牙切齿的看了揽月一眼,"你问她,我的毒就是她给我下的……"

    叶太医早就听说了揽月身边多了一个人,据说还说江湖上的第一高手,想来就是此人,而且听他现在的话,他应该也是因为这毒才跟在揽月身边的。

    揽月则揉了揉鼻子,脸上的表情讪讪的,当初若不是他逼得她太急了,她又怎么会给他下毒。不过这话她是万万不会说出来的。

    只见她朝着叶太医扯起一个很是灿烂的笑道,"那就麻烦叶太医帮他看看!"

    叶太医没说话,将手放在小三的手腕上,良久才放下来道,"你的这个毒虽然有所抑制,但若是四日之内没有解药,只怕即使解了,也会留下后遗症。"

    小三阴阴的盯着揽月看,"那你说我在死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把我的仇人杀了!"

    揽月佯装没听懂,表情很是真诚道,"可有什么办法,我已经跟王爷说了,解药应该十日之内就能送来!"

    叶太医犹豫了一下,"那在下先开几副药试试吧!"

    揽月点头好,眼睛的余光却发现小三依然凉飕飕的看着她。

    晚上,餐桌上意外的多了一盆鸡腿,小三拿了一个咬了一口,然后表情一怔,又咬了一口。这才用奇怪的神色看向揽月道,"这鸡腿……怎么跟那个地主家的味道一样?"

    揽月瞄他一眼,"那日我听你说了,就让王爷派人去寻了寻。竟也寻到了那个厨子,就让人跟他学了这个做鸡腿的法子!"

    不过她原先这样做,是想给他个惊喜来,可如今看来,怕是他即使吃了这些鸡腿,也不会高兴了。

    可让揽月意外的是,小三瞧着揽月有些失落的样子,白了她一眼开口道,"看在这些鸡腿的份上,老子就原谅你了,不过就这一次,以后你不许给老子下毒了!"

    揽月没想到此人看起来一副张狂的样子。竟然是个洒脱的,于是笑了笑道,"好!"

    晚上夜寒一回来的时候脸色阴阴的,揽月瞧着他的样子。琢磨着开口道,"皇上可是又找你茬了?"

    "没有!刺杀本王的那件事情有眉目了!"

    揽月一愣,"查到了什么线索/"

    "柒风拿着那些刺客的画像到处去指认,有两个被认了出来,是潞安的,此两人从小没父没母,年幼时一直在潞安城里乞讨,所以那里的人对他们才有些印象,而且据当地的人回忆,几年前,他们是被一个京城口音的人带走的!"

    揽月脸色一变,"京城口音?"

    "是的!"

    揽月犹豫了一下,"那王爷可还查出了什么?"

    "京城的官员本王已经让柒风查过了,并没见过谁私下里养了暗卫!"

    揽月没有说话,既然不是朝中官员,那会是……

    "太晚了,睡吧!"

    揽月知道夜寒一不想再说下去,'哦'了一声,身子从藤椅上移到了床上。

    夜寒一瞧着她的动作,一双眉毛微微蹙了蹙。

    "你这几日可是连房间都没出?"

    揽月点了点头。"嗯,王爷不是不喜欢臣妾出门吗?"

    "本王前些日子只是担心有刺客,所以才不许你上街,不过本王刚才碰到了叶太医。他说怕你胎儿偏大,让你多运动一下比较好!"

    揽月'哦'了一声,不说话了,不过第二天依然懒懒的窝在藤椅上,不想动弹。

    小三昨晚喝了叶太医开的药,今日脸上的颜色明显比以前浅了一些。原本大红的颜色,在他这里跟涂了胭脂似的,格外的好看。似的蝉衣来来回回,看了他好几眼。

    小三瞧着蝉衣的样子,眯着眼睛道,"你是不是又想给老子下泻药……"

    蝉衣。"……"

    揽月,"……"

    下午,公主来了,她怯怯的朝着揽月的房间望了望。然后压了声道,"我皇叔没回来?"

    "还没有!"

    小公主这才松了口气,一脸端庄的坐在揽月面前道,"皇婶。今日天色不错,咱们再不出去转转?"

    揽月瞧着她的神色,"你皇叔找你了?"

    小公主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最终叹了口气道。"我皇叔还说,若是今日我不能带你出去走走,他就新账旧账和我一起算!"

    揽月笑了笑,没想到夜寒一已经幼稚到和小公主计较的份上了。

    "皇婶。你……今日不会不想出去吧!"

    揽月道,"我今日闲的无事正想出去,走,咱们去外面转转!"

    小公主这才松了口气,高兴的搀着揽月朝王府外走去。

    小三和平安则漫不经心的跟在她们身后。

    小三临走时还顺便抓了一个鸡腿。蝉衣则走在他们前面。

    街上人来人往,空气中弥漫着揽月熟悉的香味,小公主指着前面不远处道,"皇婶,我听人说那家酒楼新来了一个厨子,做的饭菜不错,咱们进去尝尝!"

    揽月摁了一声,刚刚迈出一步,突然看见离她不远的地方,几个衙役朝着她们走来。

    在那些衙役中间,灵香拷着脚链和手链步伐艰难的走着,他的身上是一道一道的鞭痕,漂亮苍白的小脸此时却瘦的不成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