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都市小说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五章 腰斩
    只见他的目光在空中一顿,最终落在了小公主的身上。

    小公主显然也看到了他,她的脸色瞬间凝重,揽月甚至能感觉到她小小的身躯发出来的骇人的气息。

    "看什么看,还不快走!"有衙役推了灵香一把道。

    灵香的脚上锁着粗重的铁链,被他猛地一推,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怎么?还不想走了是不是?"那衙役狠狠挥起手中的鞭子,眼看这就要甩到灵香的身上。揽月脸色一变,忙道,"慢着!"

    那衙役一看是揽月,连忙躬着腰道,"寒王妃!"

    这个女人如今在京城可是红的狠,这京中大小官员恐怕没有不认识她的。

    "此人犯了何罪?"

    "回王妃的话,此人杀了人,如今人证物证俱全,只等他画押之后,便可判刑!"

    揽月蹙了蹙眉毛,"杀人?"

    "是的,据说是一个世家公子。也亏得衙门的兄弟们去的快,若是去的迟一些,此人只怕已经被活活打死了!"

    揽月没说话,目光落在灵香身上。果然看见他露出来的手腕上有一道道的淤青和疤痕。

    小公主则站在那里静静的不说话,她的面容端庄,站在那里的样子竟然有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揽月想着反正自己现在已经嫁人,也无需什么名声,于是道,"此人是我的朋友,你先带着他回衙门,待会我会和王爷一起去!"

    那人没想到灵香这样的人,竟然会和寒王妃是朋友,忙躬了腰道,"是!"

    小三和平安则站在揽月身后,想着王妃和那个长的水灵灵的男子会是什么朋友。王爷知不知道。

    等那些人走后,小公主上前道,"皇婶!"

    "你放心,我会想法子把他救出来的!"

    小公主犹豫了一下,终究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晚上夜寒一回去的时候,揽月竟然在门口等着,看见夜寒一下了马车,揽月将手中的手炉递给他,"今日天气似乎格外冷!"

    夜寒一看她,"那你为何还站在这里?不怕着了风寒?"

    揽月挽着夜寒一并排朝房间走,"我刚刚从街上回来,想着王爷应该也快回来了,所以便站在门口等了一下!不过今日我在街上见到了一个熟人!"

    夜寒一站在原地,表情疑惑道,"什么熟人?"

    揽月看着他的脸色,"灵香!"

    夜寒一的眼睛微微眯起,"就是那个小倌?"

    揽月努力让自己笑的灿烂些,"嗯。他好像杀了人,押解他的衙役已经将他带到京兆尹的牢房。还说人证物证俱全,只等他画押,便可判刑!"

    夜寒一的眼睛半敛着,"你想救他?"

    他说这个女人今日怎么这么好心。竟然在门口等他,原来是因为这个!

    揽月揉了揉鼻子,"王爷,当时公主也在!"

    "公主可是金枝玉叶,莫非你要看着她和那个小倌搅和在一起?"

    他记得他皇上上次就因为这个,对公主大发雷霆,如今她们竟然还敢插手那个小倌的事情。

    揽月放柔了口气,"臣妾就是不想让公主出手,所以才答应了公主,会将那小倌救出来。而且臣妾也告诉了那衙役,会和王爷一起过去!"

    夜寒一脸色一沉,"不去!"

    京兆尹的衙门内。京兆尹瞧着一前一后进来的寒王和寒王妃,忙诚惶诚恐的上前道,"下官见过王爷!"

    "起来吧!那个小倌呢?"夜寒一脸色不悦道。

    那京兆尹早就听衙役说了在路上遇见寒王妃的事情,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寒王真的会陪着寒王妃一起来,忙道,"王爷稍等,下官这就让人把他带上来!"

    几息之后,灵香就被人带着从门外走进来,他身上的脚链手链已经被解开,只是脸色依然白的厉害。

    看见夜寒一,灵香上前行礼道,"见过王爷!"

    夜寒一阴沉着脸,"你是为何杀的人?"

    灵香有意无意的瞄了揽月一眼,这才道,"回王爷的话,那日草民去麟城县买东西,不巧碰见了那人,那人仗着麟城县县令是他的姐夫,就调戏草民,还强抢了草民试图侵犯。草民不从,一时失手,就打死了他!"

    揽月揉了揉鼻子,目光小心的看向夜寒一。果然见他脸色阴沉,一副吃了苍蝇的样子。

    京兆尹则在旁边摸着胡子不说话。

    揽月有些无语,在认识灵香之前,她从不知道男子长得貌美在北燕竟然也这样抢手。

    "被迫杀人。在咱们的律法中,似乎可以酌情判的轻一些!"

    京兆尹看见揽月这话是对着他说的,忙道,"回王妃的话,可被害人家中的那些证人并不是这么说的,他们说被害人在街上偶遇灵香,和他一见如故,就将他请回了府中。可灵香见财起意,趁着被害人喝醉了酒,一刀杀了他。而且……被害人家中有一妻两妾,还有一个两岁的孩子。灵香公子所说……只怕很难让人相信。"

    揽月正在喝茶的动作一顿,竟然是个男女通吃的?

    "王爷,草民在此发誓,草民并无一句虚言!"

    "王爷。下官也派人去打听过了,麟城县令的小舅子恶名在外,往日名声着实不好,可他虽然欺男霸女。但是却从未做过将男子抢回去的事情,再加上灵香公子身边并未证人,所以此事着实难办。"

    揽月犹豫了一下,"若是按照他现在的罪名。会被判什么刑罚?"

    "咱们的律例有明确规定,杀人者判腰斩,五日后行刑!"

    揽月脸上的表情一窒,却没有说话。

    "你先想法子将此事拖住。改日我们会再来!"

    京兆尹一听,忙道,"是!"

    "腰斩!五日后行刑?"皇宫内,公主坐在那里,面无表情道。

    她手里拿着一个茶盏,脸上的表情略略有些呆滞。

    揽月点头,"而且那人已经娶了妻妾生了孩子,况且如今他人已经死,若想现在说有断袖之癖,恐怕很难让人信服!"

    小公主没有说话,直接站起来朝那边走去,揽月一看,连忙问道,"你要去哪?"

    "我去求父皇,父皇一定会有法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