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都市小说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三章 哪那么容易
    夜寒一仿佛听不见他的话似的,继续道,"上次侯爷顾杀手刺杀本王的王妃,还使得的公主命悬一线之事,本王还没有告诉皇兄!本王知道皇兄和你有些旧情,不过不知。本王要是先杀了你,再去告诉皇兄,皇兄会怎么样?"

    逍遥侯和夜寒一同朝多年,自然知道他做的出来,可他视那免死金牌如命,又怎么舍得拿出来,只见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王爷息怒,那大夫马上就到。说不定,说不定他有办法!"

    夜寒一冷哼一声,还没说话。门外已经有小厮进来道,"王爷,有两个人自称是侯府的人,在外面求见!"

    "让他们进来!"

    "是!"

    逍遥侯则松了口气,只要王妃没事,那他的免死金牌就不需要拿出来了。

    几息之后,一个穿着青色布衣的老头子走进来,他的胡子发白,两眼放光。一看便不是泛泛之辈,"草民见过王爷!"

    "起来吧!"

    "谢王爷!"

    "李大夫,你快来看看,看看王妃为何会突然这般!"

    那李大夫一听,忙上前几步走到揽月旁边,蝉衣则将一块巾帕搭在揽月的手腕上。

    "怎么样了?"良久后,逍遥侯出声道。

    李大夫皱了皱眉毛,将自己的手从揽月的手腕上拿开道,"王妃脉象不稳,只怕……"

    逍遥侯脸色一变,"只怕怎么了?"

    "只怕不怎么好?"

    夜寒一听见后,直接将手中的长剑抵在逍遥侯的脖子上道,"本王要让你们全府的人,为本王的王妃赔命!"

    "王……王爷,王妃她还没有……"

    "怎么?你还想看着本王的王妃过世?"

    "下官不敢。下官只是……"

    "来人,去把逍遥侯的侯府围起来,等本王信号。一个也不许逃了!"

    "是!"

    "王爷……王爷,王妃她不是想要下官的免死金牌吗?下官这就回去给她拿!或许……或许她一高兴就会醒来了!"

    夜寒一冷哼,"你以为这个时候拿免死金牌还有用吗?"

    "求王爷给下官一个机会!"

    夜寒一眯着眼,却不再说话,逍遥侯看见有机会,慌忙带着李大夫和那小厮朝寒王府外走去。

    "侯爷,你真的要把免死金牌给他吗?"马车上,李大夫压着声问道。

    逍遥侯冷笑,"想要本侯爷的免死金牌。哪有那么容易!走,进宫!本候倒要看看,当着皇上的面。他要怎么杀本候!"

    "是!"

    京兆尹的牢房里,灵香一脸憔悴的坐在那里,他浅色的唇微抿着,目光静静的看向天窗外的枯叶,目光皆是嘲讽。

    "灵香公子,饭菜来了!"一个小狱卒一脸可惜的上前说道。

    这样漂亮的公子,若是就这样死了,还真是可惜呀!

    灵香抬眸,他瞧着盘子里烧鸡牛肉,脸上浮起一起苦笑,原来这就是断头餐呀,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也会吃上这样的吃食。

    "灵……灵香公子,你……你可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小的们可以告诉寒王!"那个小狱卒站在门外怯怯道。

    这灵香公子可是寒王妃的朋友。只要伺候好他,那寒王妃定会卖他一个人情的。

    灵香的目光转了转,脑海里想起的却是小公主那张端庄的脸。明明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肉包子,却一心想要救他于火海,还真是可笑!

    "没有!"

    那小狱卒一愣,"没……没有?"

    灵香轻笑,他道,"我从小就被父母卖入那种地方。在这世间孑然一身多年,还真没有什么东西是我放不下的!"

    那小狱卒犹豫了一下道,"那公子可还有什么别的要求?"

    灵香摇头。"无!"

    那小狱卒还准备说什么?终究还是转身朝外面走去。

    灵香则笑了笑,他收起眼睛那嘲讽的表情,弯腰坐在小几前的椅子上。他如瀑的长发披在身后,依然是以往当小倌时的妩媚模样。

    离他不远处的狱卒叹了口气,想不通这样好看的一个人。怎么会被父母卖到那种地方去。

    大约两刻钟后,有侍卫走进来,他们瞧了一眼坐在那里的灵香道。"时辰到了,把他带出来!"

    "是!"

    灵香没有说话,转身跟着那几个侍卫朝门外走去。

    街上人来人往。那些人瞧着站在囚车里的灵香,手中的东西不停的朝着他身上砸去。

    若是那些青楼女子可恶,却可恶不过此人,因为此人不管接待的是男还是女,皆是一种让人恶心的事情。

    "打死他,打死他!"人群中有人叫唤着。

    无数的臭鸡蛋,石头,腐烂的菜叶子,不停的朝着灵香的身上扔去。

    灵香面无表情的站在囚车上,突然看见人群中,一个小小的身影立在那里,她黑白分明的双眼静静的看着灵香,还未褪去婴儿肥的小脸上是熟悉的执拗。

    灵香轻笑,她终究还是来了!

    刑场四周早已围满了人,大家都想看看这名动一时的小倌,长得什么样!

    那监斩官生怕会发生什么事情,连忙让士兵让周围团团围住。

    "这就是那传说中的小倌呀!长得倒是真不赖!就是不知道他接待了多少男人?"

    "男人也就罢了,听说呀,此人可是专门接待那些有钱的夫人的,也不知被多少夫人玩弄过!"

    "就是!这样的人留在世上也是祸害,还丢自家老祖宗的脸,与其这样,还不如死了算了!"

    "早死早超生,或许下辈子投个好胎,就不用这么丢人现眼了!"

    "官爷,我是他妹妹,让我喂他一口饭吧!"有清亮的女声从人群中响起。

    只见一个戴着大大帽檐的女子站在那里,她的脸脏的看不清容貌,一身破旧的衣服披在身上,如同街上的乞丐。

    监斩官皱了皱眉毛,挥手道,"让她进来!"

    "是!"

    灵香则冷笑,妹妹!

    那女子从人群中走出来,她手上挎着一个篮子,双脚直直的走向灵香。

    灵香缓缓勾起唇角,目光又带着那种淡淡的嘲讽道,"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