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都市小说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八章 南夏的
    小公主垂眸瞧着面前木质的桌子,俨然听不见。

    灵香也不逼她,他倒了一杯茶放在小公主面前道,"平日里练功的时候要多喝一些水,否则这么热的天气,人很容易中暑的,你可知你中暑后我会如何?"

    小公主一愣,目光恼怒的看着灵香。

    灵香笑的无邪道。"你若中暑了,我会把你放在床上,扒光了你的衣服,做我想做了许久的事情,那时候你昏迷不醒,自然什么也不知道,等你醒了,一切就都已经迟了!"

    小公主狠狠的盯着他,最终还是犹豫的端起面前的茶盏,喝了一口水。

    门外,那小丫鬟端着玲琅满目的饭菜走进来,有撒着果酱的冰食。形状如同花瓣的糕点,还有万福肉,竹笋,夫妻肺片。佛跳墙,还有各种绿色小菜。

    小公主犹豫的将筷子伸向那盘万福肉。

    灵香笑了笑,首先夹了一块放进嘴里道,"你放心,这些菜中没毒!"

    小公主这才放心的吃起来,她吃了几口万福肉之后,又吃了一些佛跳墙和夫妻肺片,正准备再去吃冰食,灵香已经给她添了一杯茶道,"吃了荤腥再吃冰食要记得喝口热茶,否则会肚子疼!"

    小公主顿了顿,终究还是端起茶喝了一口。这才开始吃冰食。

    一顿饭,小公主几乎吃了一半,灵香怕她撑着了,忙将筷子给她拿开道,"今日有一个关于你们北燕的好消息,你可要听一听?"

    小公主没有说话,却抬起头来。

    "前些日子西召突然进攻我们东夷,如今我们东夷在北燕的大军,不得不抽出十万来,去对付西召,这对你们北燕来说,倒是一个难得的翻身的机会!"

    小公主一愣,他说的没错,这的确是北燕翻身的好机会。

    "而且我也打听过了,北燕的皇上没事,据说半个月前,就已经开始上朝了!好了,我也吃好了,你现在可以杀我了!"

    灵香的话音刚落,小公主已经拿起自己的长剑直直的朝着灵香刺过来。

    灵香的双手背在身后。身子迅速的向后退。

    小公主一剑没有刺中,再接再厉,只可惜每次她的长剑还没有到达灵香面前,灵香便迅速的躲来。十几剑下来,小公主气喘吁吁,可灵香却依然是原本的样子,连头发丝也没乱一分。

    "公主还要再刺吗?"灵香站在一旁,歪着脑袋问道。

    小公主抬眸看他,眼中的执拗越发的明显。

    "公主刚吃了饭,还不易做太过剧烈的运动,今日就到此为此。你好好练功,明日我再来看你!好好伺候公主,若是她有个什么闪失,提头来见!"

    那小丫鬟一听,忙道。"是!"

    揽月回到京城已经是半个月以后,那时已经是炎夏,揽月顾不上进宫,直接就去了慕容府。

    府中一片冷清。新上任的管家原本是慕容家的下人,看见揽月回来,管家上前'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大小姐,你终于回来了,老爷他……"

    揽月将他扶起来,"我已经听说了!"

    "大小姐可一定要将老爷找回来呀!还有二姨娘,她无辜枉死,二小姐本来怀了肃王的孩子,可前一段时间太过伤心,二姨娘下葬的第二天,她就流产了!"

    揽月脸上一变,"落雪现在呢?"

    "正房里躺着,叶太医正在给她诊治!"

    揽月没说话,大步朝着落雪的房间走去。

    房间里除了叶太医之外还有子轩,看见揽月,叶太医连忙行礼道,"王妃!"

    子轩则站在那里,良久才不情不愿道,"姐!"

    揽月示意他们起来。直接走到落雪床前道,"她怎么样了?"

    "伤心过度,孩子没有保住,不过肃王妃还年轻。只要好好调理,还会有孩子的!"

    "谢谢你了!"

    叶太医笑了笑,"王妃太客气了!"

    要不是因为一直跟着她,他纵使有天大的本领,如今也依然只是宫中的一个小太医吧!又如何能从成为太医院院首!

    揽月勉强勾了勾唇角,她走到落雪床前,瞧着落雪紧闭的双眼,可她明显消瘦的面孔。问道,"她什么时候醒来?"

    "只怕还得一个时辰,肃王妃这几日夜夜不得安寝,在下给她在药里加了些安神的东西。她这才勉强能睡两个时辰!"

    揽月将落雪露在外面的手给她盖好,转身出了门,叶太医连忙跟在她身后。

    子轩不知道揽月要做什么,可他虽然不喜欢他这个长姐。不过如今家中发生了这么事情,他想知道真相,也只能依附着她了。

    "去,把当日的仵作叫来。还有家中那日剩下的下人,一个也不许落下!"

    "是!"

    管家走后,揽月瞧着空荡荡的院子,脑海里却是她小时候的情景。那是二姨娘三姨娘都在,清芷也还没有那么坏,每每夏日的时候,他爹都会让人买些冰块。冰冻些瓜果中午的时候大家一起吃。

    那时是家里人聚的最齐的时候,落雪和子轩站在二姨娘身后,三姨娘和清芷躲在角落里,只有她大大咧咧的坐在正中央,吃着最大最甜的瓜果。

    虽然那个时候大家并不齐心,可如今想来,却是回忆里最温暖的的时刻。

    半盏茶的功夫后,那些人已经陆陆续续的到了,揽月坐在椅子上,等所有的人到齐之后,这才半眯着眼睛道,"谁是仵作?"

    "小的……小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从人群中站出来道。

    揽月手中握着一只笔,闲闲道,"你可知道杀死我们慕容家的人,用的是什么凶器?"

    那仵作道,"杀死贵府二姨娘的是一种武器,和杀死那些下人的不一样!"

    揽月挑眉,"哦?那你可能画出来!"

    "小的……小的可以试一下!"

    一刻钟后,两种奇怪的兵器跃然于纸上。

    一种是一把小小的匕首,不过这匕首明显不是北燕的,北燕的匕首都是笔直的,而这般匕首却是弯的!另一种则是一把长剑,这种长剑极锋利,却有窄又长,一刀劈下时,能将人直直的劈成两半!

    揽月的唇角勾起阴冷的笑,这把长剑是南夏的,上次那些南夏使臣来北燕接清芷的时候,她曾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