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都市小说 > 乔梁叶心仪小说 > 章节目录 第2608章 不容乐观
    吴惠文开门见山道,“这次临时召集这个会议,相信大家也都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召开的,在这我也不浪费时间了,大家有什么意见直接畅所欲言,咱们尽量缩短开会时间,不耽误大家的休息。”

    吴惠文说完,似乎想给此次会议定一个基调,紧接着又道,“对于乔梁被省纪律部门带走一事,我的看法是现在谈所谓的处分还为时尚早,省纪律部门的调查结果都还没出来,乔梁一事还没定性,我们这边急着对乔梁做处分反而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但洪刚同志坚持认为要立刻对乔梁作出处分,并且要求听听班子成员的意见,所以才会召开今晚这个会议。”

    “呵呵,吴書记说的没错,今晚这个临时会议是在我的坚持下召开的,我相信咱们江州市的***是一支讲原则讲道理实事求是的队伍,相信谁也不愿意看到任何人搞一言堂。”徐洪刚接过吴惠文的话头,直接就呛了吴惠文一句。

    吴惠文和徐洪刚的话让在场的人面面相觑,这一开场就火药味十足,完全让众人始料未及,大家都只知道今晚这临时会议的讨论议题,却不知道里边还有这样的原因。

    一时间众人心思各异,在场的成员任谁都能看出吴惠文和徐洪刚两人针锋相对的架势,这在一二把手之间是极为少见的,因为大家到了这个层次,即便是有矛盾,也都会保持明面上的和气,像这样在班子会议上把矛盾公开化,是非常罕见的,特别是吴惠文一开始也明摆着没想给徐洪刚留面子,这可谓是很不客气了。

    “关于乔梁这事,大家都畅所欲言。”徐洪刚再次笑道。

    会议室里有些寂静,众人都没急着说话,徐洪刚如此和吴惠文硬碰硬,无疑是让人十分诧异的。

    见没人说话,郑世东第一个道,“我赞同吴書记的意见,事情还没调查清楚,现在谈对乔梁的处分还早,也是不负责任的,我坚决反对现在讨论这个事。”

    “世东同志,你可以反对,但你没有权利让别人不讨论嘛。”徐洪刚笑道。

    郑世东沉着脸,他在傍晚知道这事后,立刻就赶到吴惠文办公室了解情况,这才知道是徐洪刚坚持提议要召开这个临时会议,并且王尧华也附和了这个提议,郑世东知道自己无法阻止后,心里对徐洪刚是十分不满的,这要不是因为徐洪刚的身份,郑世东现在都忍不住想直接对徐洪刚骂娘了。

    徐洪刚这时朝鲁明使了个眼神,鲁明心领神会,道,“我倒是赞同徐市長的意见,发生这种事,乔梁是不适合再继续在纪律部门干下去的,就算眼下暂时不对乔梁进行处分,那也必须将乔梁调离纪律部门,否则只会让咱们江州市纪律部门的公信力大打折扣。”

    “鲁明同志,乔梁的事情都没调查清楚,他有没有违纪现在可说不准,假如乔梁没有违纪,又谈何影响我们纪律部门的公信力?”郑世东反驳道。

    “世东同志,乔梁是你的下属,我理解你维护他的心情,但省纪律部门的人都已经在乔梁办公室里搜出了名表和金条了,这是铁打的事实,又不是我给他乱扣帽子,难道这证据摆在眼前,还不能说明乔梁违纪?”鲁明淡淡地笑道。

    “那可不好说,眼见不一定为实。”郑世东轻哼一声。

    看到郑世东和鲁明也杠了起来,其他人都没吭声,不少人目光更是悄悄落到了王尧华身上,这种时候,王尧华作为班子的副書记,市里的三把手,他的意见显得尤为重要,但王尧华明显是和徐洪刚一个阵营的,他的态度恐怕已经不用多说。

    没人知道,此时的王尧华却是带着别样的心思,他还欠乔梁一个人情来着!

    就在这时,刺耳的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众人循声望去,发现声音的源头在徐洪刚那,徐洪刚眉头皱了下,刚刚他进会议室前忘了将手机调成震动了。

    徐洪刚摸出手机准备挂掉,当看到来电显示时,他倏地一愣,要按下去的手指接着停住……

    电话是苏华新打来的,这让原本想摁掉电话的徐洪刚改变了主意,站起身道,“我出去接个电话。”

    徐洪刚说完,拿着手机就走了出去。

    徐洪刚的行为让吴惠文愈发不满,开班子会议不把手机调静音也就算了,眼下更是说出去就出去接电话,浑然没把其他人放眼里,吴惠文心里的怒火可想而知。

    外面走廊上,徐洪刚走到边上接起了苏华新的电话,脸上换上了一副恭敬的笑容,“师兄,您找我?”

    “洪刚,你们这会正在开班子会议?”苏华新直截了当地问道。

    徐洪刚微微一愣,没想到苏华新会对市里的事这么清楚,连他们现在正在开班子会议也知道,是谁告诉苏华新的?

    徐洪刚脑海里闪过许婵的身影,嘴上同时回答道,“没错,师兄。”

    苏华新继续追问,“是为了讨论处分乔梁的事?”

    徐洪刚进一步点头,“确实是为了乔梁的事,师兄,晚上的班子会议还是我提议召集的,就是要对乔梁作出处分。”

    苏华新当即道,“洪刚,你糊涂啊,这种事你怎么能出这个头?你难道不知道乔梁是郑国鸿書记亲自立起来的模范干部典型?”

    徐洪刚眨了眨眼,“师兄,可乔梁严重违纪是事实,我这么做也没错呀。”

    苏华新不以为然道,“就算乔梁真的严重违纪,这事等省纪律部门的调查结果,你让他们出这个头就是,你干嘛要自个急着跳出来挑这个头?你难道不知道枪打出头鸟的道理吗?你这样搞,只要郑国鸿書记一日还在江东省,你想再进一步就很难,以后就算吴惠文调走了,只要郑国鸿書记坚持反对,你就很难顺利接任吴惠文的位置。”

    徐洪刚呆了呆,他一时间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想着先把乔梁那小子从纪律部门搞走,此刻苏华新这么一说,徐洪刚也意识到自己这么搞,回头传到郑国鸿耳里,难免会让郑国鸿认为自己是在打他的脸。

    短暂的发愣后,徐洪刚道,“师兄,现在班子会议都开了,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事已经没办法停下来了。”

    苏华新道,“这不是没法停下来,而是你在乎你的面子,呆会如果吴惠文反对,你借坡下驴就是,不要再跟她对着干了。”

    “我……”徐洪刚脸都绿了,特么的,强烈要求要召开班子会议的是他,等下要是第一个服软的也是他,这让他脸面往哪搁?靠,这简直是太丢人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徐洪刚如此虎头蛇尾是逗大家玩呢。

    苏华新似乎猜出徐洪刚的想法,道,“洪刚,现在不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而是你不能当这个出头鸟,目前就我个人看法,江州市一把手有极大的概率会进入省里的班子,因为郑国鸿書记对这事是支持的,而关新民同志虽然没有直接表态同意,但也没有明确反对,只要我再顺势推波助澜,江州市的一把手进班子是大有希望的。

    这时候,你除了大力做出成绩,更应该懂得韬光养晦,至少你不能主动去干得罪郑国鸿書记的事,否则,谁也不知道郑国鸿書记还会在江东干几年,今后就算有我支持你,但郑国鸿書记要是想把你摁住,那你也只能原地踏步。”

    “……”徐洪刚呆呆地不知道说啥,他知道苏华新这么说是有道理的,对方打这个电话也是为他好,只是这事要是这么虎头蛇尾,徐洪刚心里又充满不甘,面子上也有点挂不住。

    “洪刚,我知道你很难拉下脸来,但对咱们当干部的来说,有时候面子反而是最不值钱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苏华新意味深長地说着,“乔梁这事,我把杨学正介绍给你,原本是想让你去借他的势,你躲在后面就好了,但你现在也跳出来当这个出头鸟就极为不智了。”

    犹豫了一下,徐洪刚苦涩道,“师兄,我明白了。”

    苏华新满意地点头,“洪刚,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工作做好,干出成绩来,这样一来,机会一旦来临,你才有可能抓住。”

    徐洪刚默默地没说话,他不好去反驳苏华新,对方可是他最大的靠山来着,而且他也知道苏华新说的没错,他确实是不应该跳出来当这个出头鸟,毕竟乔梁确实是在郑国鸿那挂了号的,是郑国鸿立起来的年轻模范干部,他这么搞,虽说有杨学正当挡箭牌,但郑国鸿肯定会在心里给他记上一笔。

    “洪刚,适可而止,明白吗?乔梁这事,你让杨学正冲在前面就好了,你自个犯不着亲自跳出来,老话说的好,闷声发大财,古人的很多话充满智慧和哲理,咱们还是要谨记的。”苏华新又道。

    “师兄,您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徐洪刚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