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科幻小说 > 花落鹰飞天尽头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面对女儿 回忆往事
    “王子晖在哪?”王后岚想亲自给所有的孩子讲述当年的事情。

    “回王后的话,王子晖已完成了全部的训练,正在回来的路上。”宫人禀报道。

    “好,让王子晖单独来向他父王请安,明白吗?”王后岚严肃又郑重地说

    “是,王后殿下。”

    王后岚除了自己的孩子,又能相信谁呢?

    过了一会,王子晖走入寝殿,刚欲行礼,就被王后拦住了。

    “豪大人,萍大人,我需要你们帮我缠住鹰煦和鹰铭,我有话要对荣儿和晖儿说。”王后岚在二位表明身份后选择信任,这也让鹰豪和鹰萍甚是感动,在这个时候,任何的信任都存在着风险。

    “是,王后殿下。”其实鹰豪和鹰萍也要单独见一见鹰煦和鹰铭,要从他们那里不留声色地打探消息。

    会面的时候,鹰萍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王子晖,现在意气风发的少年,即将面对是怎样的事实,他如何来接受,如何去抗争。王子晖嘴角流露着骄傲的喜悦,想必是和鹰煦的对峙中表现出色。鹰萍笑了笑,这笑究竟代表着欣慰还是苦涩,她自己也不知道。

    “儿臣王子晖,给母后请安。”待二位大人走后,王子晖还是想要郑重地请个安,来表达自己对母后的思念和敬重。

    “好孩子,快起来,你跟荣儿一起坐到我边上来。”鹰晖很惊讶这一次回来,荣儿没有欢天喜地地哥哥长哥哥短的扑上来,而母后看起来却是那么悲伤。

    “母后给你们讲个故事可好?”王后岚的语气有些沉重,这些话本来以为可以永远藏在心里,现在却要在没有爱人的陪伴下独自讲述给孩子们。

    讲故事?这个时候讲什么故事,此时王子晖心急地给父王请安后,便拉着荣儿去说薷莘的事。

    “母后,故事可否稍后再讲,儿臣还没给父王请安呢。”

    “不必了。”王后岚此时已然悲伤的不能自己。

    “哥哥,你还是先听母后说吧,父王那里不急,其他的事情也不急。”荣儿当然明白她哥哥的心思,只是有什么事比国家的安危更为要紧呢?

    听到荣儿都说这样的话,王子晖便知大事不妙,于是安静下来听那样一个让他震惊到疯的故事。

    每个王子都有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个王后,所谓命中注定,就是时间刚刚好。缘分注定了他们的孩子再出生时,能够吸取天地日月的精华,能够成为最强大的王者。

    谁知就在老鹰王还是王子凌的时候,化为人形的那一瞬间,占卜师算出的方位诞生的不是一个女婴,而是一对女婴。而先出来的那个女孩跟王子凌化为人形的瞬间刚刚好。相差的只是一刹那,可命运却是截然不同的。

    就在两个小女孩渐渐长大的时候,王子凌成年了。家中来了很多人,还是小女孩的奇岚和奇雅看着他们华丽的服装,神气的神情,很是喜欢。她们看到那些人郑重地跟女孩们的父母聊了很久。两个小女孩躲在一边,猜测着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家里管事找到她们的时候,发现她们竟然就躲在大堂的屏风后偷看。

    “哎呦,我的小公主啊,你躲在这啊。”管家笑眯眯地,但却只看着奇岚说话。

    “公主?那些人是接我们到皇宫中做公主吗?”妹妹奇雅问道。

    “小雅啊,不是做公主,是给王子,也就是将来的国王做王后。并且啊,不是你们,而是只有你姐姐,岚小姐。”

    奇岚其实早有耳闻,自己是王子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但是妹妹从小争强好胜,跟自己感情也十分深厚,一是怕妹妹接受不了自己没有被选中,二是不忍让妹妹早日知道彼此会分离的事情。奇岚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多言。奇雅看到姐姐这个样子,便明白姐姐早已知晓这一切,却没有告诉她。

    “姐姐是怕我抢了你王后的位子所以什么都不跟我说吗?”奇雅生气地责怪着姐姐。

    奇岚有些慌张,没想到妹妹会这样生气。她知道自己早晚会到宫中,所以从小妹妹抢什么,她都会让着,可能就是这样,把她惯坏了。

    “小雅,不是的,我也只是随意听说过一些,不知道确切地,我怎么跟你说啊。”奇岚急忙解释道。

    “听说?那我怎么没有听说啊。”奇雅听到这,更是生气。

    “我......”

    谁知还没等奇岚说完,奇雅便冲到正堂,对着那些朝中大臣便说。

    “你们要把我姐姐接走?”奇雅不管不顾地问道。

    “这位是?”奇岚和奇雅是双胞胎,大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双姐妹的父亲奇轩大人马上解释道:“这是我的小女儿,奇雅。是岚儿的妹妹。”转头嗔怪道:“小雅,怎么这么没礼貌,快回房里去。”

    “父亲,为什么只有我不知道姐姐是要做王后的?”奇雅听到父亲的责怪,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质问起父亲来。众人均看出,这小女儿怕事被惯坏了。

    “这些事都和你没关系!来人,把二小姐带走。”奇轩很生气,在座的都是王室中人,女儿这样目无尊长,实在是没礼貌。

    下人刚要过来却被奇雅瞪了一眼。

    “我只想问一句,凭什么是姐姐?”奇雅不甘心地问道。

    “小雅小姐,”占卜师走过来解释道:“奇岚小姐出生的那个时刻,刚刚对上。你和你姐姐差了一个先后。”

    “就一刻?有什么要紧。姐姐她不想去,我替她去!”奇雅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一听原来只差了一时一刻,便觉得没什么要紧。加之自己从来说什么是什么,姐姐不会反驳,便想都不想就替姐姐做了决定。

    这时候奇岚受不了了妹妹这样胡闹了,便也过来。

    “小雅,你不要在这胡闹,这些事情,我们听父亲的好吗?”奇岚怕妹妹在王室中人和朝中大臣面前丢人,便想要带妹妹厉害。

    “这个时候你当然愿意听父亲的了,因为他们的意思就是你最想要的结局。”奇雅不服气地说。

    “小雅,这些话我们回房间慢慢说好吗?”奇岚实在说不过她,语气几乎有些哀求。

    “我明白,你是想要在这些大臣面前要表现出王后风范,我偏不!”

    奇雅这个犟脾气上来,谁也拦不住。奇岚第一次后悔从小就让着她,奇轩也后悔作为补偿,那么惯着她了。

    可是事到如今,若是强行让下人把她带走,在外人面前不好看,而且这丫头又指不定闹出什么幺蛾子。就在此时僵着的时候,奇岚开口了:“我想是妹妹舍不得我们分开,我入宫时可否带着妹妹一起去,待我出嫁后,妹妹再回到家中替我尽孝。”奇岚本意是让奇雅也体验一下宫中繁华的生活,这样对她公平一些,也可以接了此时的困境。可她却万万没想到,她的这个提议,改编了妹妹的命运,更终结了自己的一生。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