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科幻小说 > 花落鹰飞天尽头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可怜小七 自行修炼
    鹰七听到利跃说鹰晖竟然一点点吸收鹰荣的血液,内心中百感交集。他虽说担心自己大仇不能得报,更多的却是心疼荣儿。那会是怎样的煎熬,每天都要经历被人抽血之痛。王室竟然为了一己私欲如此心狠!

    鹰七愤恨,为何自己不能马上就站出来保护荣儿?他想不明白师父究竟还在等着什么,难道要荣儿被王室折磨致死才是对的时机吗?此刻的鹰七,已经无法全身心信任任何一个人。师父有师父的计划,他的计划必定会和恶毒的王室一样,将荣儿的牺牲放在第一位的。若想护得荣儿周全,自己唯有制定一个属于自己的复仇计划。

    “荣儿,你放心,小七会来救你的。”鹰七相信,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真的在乎荣儿,关心荣儿的人了。

    于是,鹰七自己找来了很多书籍。有的书籍是修炼内功心法的;有的是增强武力、提高战斗力的;有的是史书、国策等等。这些都是鹰风未曾让鹰七接触过的。鹰风那时候说,当了王,这些便不再重要,傻傻的鹰七信以为真。可如今鹰看到了鹰晖才明白,只有懂得这些,才能当上这个王。

    鹰七知道,自己徒有一身使不出的内功,但那时他唯一优于鹰晖的地方,于是鹰七便从内功心法入手。

    他独自一个人盘坐在穿上,按照书中所示,进行修炼。

    开始的时候,他只觉得周遭全都是热气,是那种并不难熬的温热。慢慢地,这热气变得灼热、燥热,让他坐立难安。鹰七不停地告诫自己,不可放弃,不可懈怠,于是无论是怎样的不适,他都没有一丝一毫地停歇。

    鹰风有所耳闻鹰七找来了些许书,却未置一词。他并不在意鹰七做什么,虽然还不能舍弃他,但这个人只要不死,其他的鹰风一概不再关心。

    这自行修炼是最为艰难的,无论到了什么境界都没有人指点,也没有人告诉他是否走了错的路。鹰七或许是习惯那种不适感,他觉得自己的状态渐入佳境。鹰七认为自己造诣很高,心里十分欢喜。

    “荣儿,你放心。用不了多少时日,我便可以救你于水火之中了。”鹰七想象着自己已经成王,携手荣儿,看着群臣的朝拜和百姓的敬仰。荣儿望着他的眼神,有强烈的爱,还有劫后余生的感激。他们幸福地生活在王宫中,儿女双全,承欢膝下。自己气宇轩昂,更胜过彼时的鹰晖。

    这样的画面让鹰七心猿意马,猛地吐了一口鲜血。鹰七意识到自己不可有杂念,便重新运气,但却觉得内里损耗太大,提不起气来。一用力,竟然晕了过去。

    鹰风得知鹰七晕倒的消息,十分厌恶。他本想让鹰煦去看看,但转念一想,还是只叫了鹰铭前去。

    鹰铭看到鹰七的样子,着实吓啦一跳。他想到或许鹰七意识到了什么,无奈地叹了口气。向来不善于照顾人的鹰铭,还是很好地照顾了病痛中的鹰七。鹰铭早已看出,这鹰七心思又单纯又复杂。他经历的太少,从小所有的思想都是鹰风强行灌输给他的,内心中唯有复仇这一件事。

    可是后来,他遇上了荣儿。心底的爱和美好一下子被激发出来。鹰七或许是适应不了这种温暖,用极端的方式处理着这一切。

    如今的他,有了自己的想法,却做什么事都不得章法,才会给自己弄成如今的模样。

    “铭师兄,你来了。”鹰七多么希望醒来能够看到荣儿,然而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好在是鹰铭。从鹰铭放走荣儿的那一刻起,鹰七对他的好感度瞬间飙升。

    “你怎么会弄成这样?”鹰铭语气不明,并没有过多的关心,却让鹰七觉得这是在心疼他。

    “我只是照着书上修炼,许是没有参透吧。”鹰七无奈地笑笑,自己如此蠢笨,谈什么拯救荣儿。

    鹰铭早就看到了他演习的那本书。那并不是鹰七这种水平适合修炼的,强行修炼,又不能静心,怎会不病倒?

    “你且安心养病,以后哪里不会,可以问我。”鹰铭并非怜惜小七,只是师父嘱咐他让鹰七留着一口气。鹰铭怕他自己再瞎折腾,只能如此。

    “多谢铭师兄。”鹰七那眼神,就像是再说:铭师兄,我现在只剩下你了。

    鹰铭觉得自己许是年岁大了的缘故,近来内心越来越柔弱了。若放在以前,鹰七这样的举动只会让他觉得幼稚,他随便说几句安抚过去便可。可如今,鹰七这眼神,竟然让他感到些许心疼。鹰铭不曾有家室,此刻却体会到了自己父母亲养育他的不易。

    只可惜,鹰铭的父母亲走得早,家族虽然仍有一定的声望,但早已不像当初了。他怕自己不能在这场争端中全身而退,会让他的家族彻底陨落,只能曲意逢迎。王室看重鹰铭的家族,否则当初不会把小小的鹰铭寄养在鹰风那里。只是任谁也没有想到,鹰风并非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忠于王室。而鹰铭作为鹰风的徒弟,被鹰风“看重”,也只能左右周旋着。。

    安抚好鹰七的鹰铭看到宫中的与之一般大小的两个孩子,也在用尽全力为保卫家园做着全力的准备。这一场景他甚至觉得鹰风很可笑。筹谋了一辈子,最后要是输给几个孩子,岂不荒唐?鹰风那样自负,不也在费尽心机想要得到荣儿血液吗?不也在欺骗着并利用着那个可怜的孩子鹰七吗?若是到最后只是黄粱一梦,鹰风这辈子恐怕只是个笑话。那自己这辈子又算是什么呢?罢了,罢了。鹰铭不愿多想,事已至此,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