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科幻小说 > 花落鹰飞天尽头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鹰豪大人 借酒消愁
    看似年轻气盛的几个人,危难之际却比谁都成熟稳重。“秘密会议”计划结束后,鹰晖兄妹、鹰豪、鹰萍四人一起商议下一步的安排。真正意义上的“秘密会议”仍在深夜召开。利跃尽管知道,却无法在没有鹰豪的陪同下独自找到暗道。

    鹰豪“借酒消愁”的形象在宫中传遍,唯有“秘密会议”成员知道真相。宫中人都有很多猜测,正好赶上鹰萍的“告假”。于是,猜测这二人感情生变的可能便居于榜首。

    “王子晖,如今我们这样耗着也不是办法,人心惶惶,我们还是要找出对策才是。”左青将军已然按耐不住,士兵都知道即将开战,早就做好准备,可这样迟迟打不起来,慢慢地士兵的士气和随时准备作战的耐心就快耗尽。若哪天两路敌人一下子都攻打过来,一定会被杀的措手不及。

    “左青将军的担心不无道理。”行知大人也透露出自己的担忧,“尽管这些都是看似朝中之事,百姓却听到许多风声。他们对突如其来的战事十分恐惧啊。”

    “百姓的恐惧必然会导致对当朝者的不信任。两位大人的担忧也正是困扰本王的事。”王子晖知道此时也是心急,计划便要越是缜密。

    “花都那边,我们要埋伏,但不要轻易进攻。与此同时,行知大人和萍师父带着人去谈判。一是可以拖延时间,二是了解一下对方的实力和底细。以便于知己知彼。”王子晖娓娓道来他的计划。

    “记住,一定要带着太医。就带着长丰师父最得力的徒弟。”说罢,王子晖转眼看了一眼长丰。

    “老臣明白,一定安排妥当。”长丰自然早就想到这层厉害,便早在得知老鹰王中毒之际,就开始培养他资质最高的徒弟有关花毒的知识。

    埋伏在花都的队伍,左青将军,交给你的副将。毕竟,与花都这一仗,未必打得起来。”鹰晖此时对薷莘还是抱有希望的,他幻想着薷莘会为了自己,说服花都女王不去打仗。

    “王子晖,花都为这一仗准备许久,定是不肯轻易罢休。臣不怕什么花毒不花毒,臣愿意为国去最危险的地方。”左青以为鹰晖是在保护自己,才不让自己去花毒埋伏。

    “不,左青将军。我之所以不让你去,是相信花都小国本就不愿开仗,只不过为了自己的利益才出此下策,行知大人和萍师父去谈判,兴许会用一些有利条件成功说服她们。只是有一点,疆土是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让步的底线。”

    “臣明白。”行知和萍异口同声。这是原则,也是根本。

    “王子晖是想让微臣去先发制人,攻打鹰风?”左青此刻才明白王子晖的用意。

    鹰晖不置可否:“风此时还在做准备,他既然让利跃来试探豪师父,必然是对我们有所防备,我们前几日按兵不动,却让他知道我们在做准备,就是为了能够出其不意。但是,你不能够去。”王子晖再一次让左青不明所以。

    “王子晖,微臣”左青果然急了。

    “左青大人。”此刻鹰荣开口了:“哥哥不让你去,并不是不重用你,反而是为我们留下保障。”鹰荣聪明,又与鹰晖十分默契,自然知道哥哥的用意。

    “派行知大人出去,一是却是需要行知大人去谈判,二是要让鹰风以为我们的重心在花都那边,而不是他那里。并且,派文官先行,说明我们对自己的军力不够自信,这都是给鹰风那个自大狂一种错觉。萍师父出发之时会以宫女的身份陪同,到了花都国才能以鹰国大臣身份亮相。”说了这么多,左青仍然是似懂非懂的样子。

    “而您留下,我们继续召开秘密会议,更是要让鹰风以为我们仍然按兵不动,您在这,代表军队的主力在这,他一定会放松警惕,伺机而动的。”鹰荣深入解释了一番。

    “所以,我留下,不仅仅是为了给他一个错觉。更要做好保障,无论是鹰风和花都谁打了进来,我们都不会措手不及。”左青这才明白过一切。

    “并且,把战争的场地转移他方,不仅是对我方实力的保存,更是对百姓生活的保障啊。”行知总是能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

    “确实如此。”鹰晖开口说话了:“尽管这样兵分三路会削弱我们的战斗力,但是,我们要面对两波敌人,必然要做好完全的准备。”鹰晖多么希望,与花都不用开战,这样花都的那路军队可撤回做保障,左青原本留下的军队便可一路挺进,支援前线。

    “这样的安排,也是当下最好的选择了。”鹰豪感慨到,他近日为了扮演意志消沉的臣子这一角色,确实喝了不少酒,就在此时腰间也别了一壶酒。人总是微醺的状态,自然说起话来,有些醉意,却代表所有人内心深处的那份担忧。

    “豪哥哥,你放心。”鹰萍这三个字,便是鹰豪心中的强心剂。于是,即便有多少不放心,都会让鹰豪有足够的力量去完成一切。

    会议结束后,所有人从不同的密道离开,而鹰豪却大摇大摆地穿过寝殿。

    “为什么不让我进去?你可知我是你们王子晖的师父,没有我,他就是一个小屁孩!”鹰豪在寝殿耍着酒疯。

    “豪大人,王王子晖已经歇歇息。”宫女被鹰豪吓得话都说不清了。

    “咱们鹰国最重的是什么知不知道?用不用本大人教教你啊!”鹰豪不依不饶。

    “豪豪大人,奴婢不不知。”宫女此刻已经面色苍白。

    “尊师之道!”鹰豪掷地有声地喊出这四个字。“他叫过我一声师父,那他就要此刻起来见我!”说罢,鹰豪又喝了一口酒。“去通报,本大人有话问他。”此刻的鹰豪酒气熏天,说话已经完全忘了何为君臣。

    “豪兄弟,你这是做什么?”一个豪十分熟悉的声音出现了。。

    “利跃兄,大半夜又不回家?”鹰豪带着酒劲,什么都敢说。这却吓坏了利跃。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