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科幻小说 > 花落鹰飞天尽头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鹰煦发现 师父秘密
    鹰风的密探果然不负鹰风所望,打探出许多王室的消息,甚至有消息称花都女王已经毫无与鹰国开战的意愿,这让原本就头疼的鹰风更为心烦意乱。

    “那女人是疯了吗?筹划了这么多年,说放弃就放弃,对待打仗的事都能如此儿戏,究竟是如何当这一国之主的!”鹰风气到声嘶力竭。鹰风怎能不急,眼看自己称王指日可待,可花都这时如果放弃,无异于便是对王室最大的帮助。

    “你是从哪里打探到这消息的?”到底还是鹰煦胜于他的父亲,相比之下,反而是这年轻人更沉得住气。谁说不是呢,鹰风日渐老矣,他能称王的日子屈指可数,而鹰煦却是大好年纪,只要最后的结果不变,即便晚一些时日,也是无关紧要的。

    “那人正是参与王子晖秘密会议的一位重臣的心腹,消息应该不会错。王子晖近日会议,已许久不提花都了。”密探解释道。

    “是利跃线上的人吗?”鹰煦又问道,利跃那条线折了,有很多人穿插在王室各个重臣之中,若是利跃的人,很有可能是王室释放出来的假消息。

    “小的特意留意了,那人并非利跃手下之人。”密探回应道。

    “不是利跃的人?”鹰风似乎有些惊讶,一是不相信自己的人还有像利跃一样阳奉阴违的,二是鹰风怀疑鹰铭会欺骗自己。

    “煦儿,怕是鹰铭这小子他”鹰风没有说下去,他不愿意相信鹰铭会在此时叛变,即使鹰风从为对鹰铭有过百分百的信任。

    “师父,应该不会是鹰铭。”鹰煦反而在这个时候为鹰铭说了好话。

    鹰风若有所思,给了密探一个眼神,密探心领神会,便下去继续完成他该做的事了。

    “煦儿,你现在这么相信他?”鹰风支开了外人后,便马上询问鹰煦的想法。

    “鹰铭是我们这唯一与花都自始至终都有联系的人,他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骗我们。”鹰煦解释道。

    鹰风却并未明白他的意思:“此话怎讲?”

    “他知道我们的太多事,假设鹰铭已经心归王室,他必然不会做到让我们这样就轻易抓住错处。”鹰煦言简意赅,任谁都想得透这样的道理。

    鹰风第一次发现,鹰煦早已不是那个只会听从自己命令的小孩子,反而很有主见,甚至冷静与智慧都胜过自己。作为父亲,鹰风该是欢喜的,但却仍有一丝丝的不安。对待自己的身世,鹰煦从未想过要叫自己一声父亲,这样的淡然和冷漠,鹰风从前觉得是好事,如今却有些担忧。

    因此,即便鹰风已经明白了鹰煦的分析,还是想听鹰煦说的更多:“继续说。”

    “鹰铭的重要之处,便是他是唯一一个掌握最多我们、王室和花都信息的人

    这个人,无论对谁来说,都是一把利刃。这把利刃,我们要牢牢握在手中,即便不能为自己所用,更不能为他人所用。”鹰煦到底一直生活在鹰风的管束下,即便已经成长的足够强大,却仍然对鹰风言听计从,有问必答。

    “既然不能为我们所用,何不弃之,以绝后患?”鹰风继续问道。

    “此时弃之还为时尚早,我们需要知道他有没有给自己留什么后路,他的后路才是我们最应该防范甚至除掉的。”鹰煦说话的时候,鹰风完全看不出他的表情,鹰煦对自己没有畏惧、没有崇拜、甚至没有爱。这样的鹰煦,本是鹰风想要他成为的样子。可如今这光景,太多的人不可信任,太多的事不能掌控,太多的问题需要处理。而这小子,却比自己看得明白,看的冷静,看的长远。鹰风不愿再多想,此时的他需要安静地去思考,便让鹰煦离开。鹰风特意观察了鹰煦离开时的样子,依然的面无表情,让人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鹰风回忆起了奇岚,若是她还在,那鹰煦便从一开始就不会以徒弟的身份生活,那又会是怎样的情景呢?鹰风想起了鹰煦小时候,那是这孩子长大后唯一一次哭泣。那时,是鹰煦刚学会挖密道、建暗室的时候,奇门遁家本是这孩子不擅长的,而他的性子又是极其要强的,学不会什么,便要一直下功夫苦心钻研到最后。一日,竟被小鹰煦发现了自己祭奠亡妻的地宫。奇岚的画像挂在里面,若不是那上面有字,证明这是奇岚,鹰煦还以为这是王后岚呢。小小的鹰煦还自己念叨:“师父说的果然没错,那王后岚是假的,这才是真的奇岚。”

    这地宫之中,除了祭拜奇岚的物品,并没有任何值得看的地方,小鹰煦同情这画像中女子被自己的胞妹所害,便下跪叩几个头以示尊敬。谁知却在台子下面发现一个精致的盒子。孩童的好奇心终究是比较重的,况且这盒子没有任何锁,想必里面不会是什么稀罕物件,小鹰煦便打开这盒子。盒子中满满的都是书信,然而却也都是单方的信,自信一看,竟然是奇岚写给师父的。信中内容无外乎对鹰风的思念以及对鹰风所谋之事的期待

    “难道这奇岚想要通过师父夺回自己的王后之位?”小鹰煦对爱情不甚了解,却对这权威之争尤为关注。直到看到一封信,让小鹰煦十分惊讶。

    只见信中写道:“风哥,鹰王此次派你出去办事的时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长,抑或是我腹中怀有我们的孩子,因此对你的思念更甚,便觉得这日子更是难捱。堡中我见过的,只有这么几个无关紧要的人,我与他们并无话可说。我还等你回来,给我讲朝中之事、堡中之事呢。你说不让我在堡中露面是保护我,这我都懂。我却想要,陪伴你更多,让你更有力量。念你。岚。”

    “原来这奇岚嫁给了师父,还有了师父的孩子。师父怕是将这奇岚软禁起来了,怪不得从未听堡中的老人提及过这奇岚以及那孩子呢。不对啊,那现在那孩子应该出生了吧,怎从未见过师父带过来什么小孩?那奇岚又是为何而死呢?

    就在小鹰煦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听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人靠近这地宫。从小被训练的敏感,在此时竟然派上了用场。小鹰煦迅速将所有东西都恢复原状,自知此时逃走毕竟会暴露自己,便找了一处较为隐秘的地方躲了起来。

    小鹰煦听那脚步声,有些像师父,却没有师父走的有力气,反而像是走路不稳的人。于是,小鹰煦便屏气凝神,等待那人进来。只是他没有想到,进来的竟然真的是他的师父,还是一个平时滴酒不沾,此刻却烂醉如泥的师父。

    鹰风进来,便打开奇岚所有的信件,边看边自言自语地说道:“岚儿,你好吗?”

    看到这样的师父,小鹰煦更是不敢出声,只能呆呆地看着师父。

    “岚儿,从前我走,或是数日,长则数月,都未曾超过一年,你便那样想我,如今你走了十余载,可知我有多想你?”

    “岚儿,你真是狠心。我把你从只剩下一口气救下来,你却不肯陪我一生,你还没有做我的王后呢,你怎么就甘心了呢?”

    “岚儿,你没有看到我们的儿子,我们的煦儿,如今长得有多壮实,样貌像我,但是更多的像你,好看。你也没看到,煦儿有多聪明,头脑像我,性子也像我。”

    “岚儿,我就让煦儿住在当初你住的地方,那个破旧的茅草屋,后来被你修葺地那样别致。

    小鹰煦听到这,有说不出的惊讶,脑袋里完全停止了思考,不由自主的起身,自然发出了声响。

    “谁?”鹰风怒吼道,这是他和他的岚儿独处的地方,谁人敢擅闯?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