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科幻小说 > 花落鹰飞天尽头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长丰大人 遭人绑架
    夜里,往往是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最好的动手时机。

    “长丰大人,豪大人身子不适,请您过去给瞧瞧呢!”拿走鹰豪令牌的人患上了宫中侍卫的衣服,过来“请”长丰。暗中埋伏的人,其实早就被长丰所察觉。

    “哦?豪大人的身子一直不是老夫瞧的啊。”虽说早就知道了这些阴谋,长丰还是要把戏做足。

    “长丰大人,还请您跟我去看看吧。”那人有意加重语气,长丰知道他们会有所行动,便答应道:“好,我这就随你去。”

    长丰起身,随那人走到宫门口。

    “豪大人没有在宫中歇息?”长丰问道,此举一是为了让敌人掉以轻心,二是给宫门口等候的人一个暗号。

    还未等那人回到,长丰便感到一阵晕眩,便顺势倒下。长丰行医多年,知道把自己的什么位置留给敌人才不会真的受伤,所以长丰只是假装昏迷。

    长丰在太医院,依稀辨别出他们此行有三人,一个负责替豪大人“传话”,一人负责打晕他,还有一人应该是负责善后。而在“昏迷”途中,长丰只听得见二人的脚步声,便知剩下那人没有跟上来。只一小会,便听到远处渐近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干嘛去了?”长丰听见扛着自己的人问道,这人也是和自己有过直接接触的那个人,想必应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

    “拿到一个好东西。”那人得意地说道。

    为了不打草惊蛇,长丰并没有睁眼去看那是什么东西,但是他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过了一阵,长丰感觉到自己被摔在地上,便知是到了鹰风之处。只听的熟悉而又亲切地一生“长丰师父”,想必是荣儿。长丰不易察觉地动了动眉毛,为的是使荣儿安心。果然,荣儿心领神会。

    “长丰师父,你怎么了啊?”虽然还是担心地喊着,但明显语气跟刚刚有所不同,只是唯有熟悉的人才会听出这其中有什么不同吧。

    “你们把长丰师父怎么了?叫你们的混蛋堡主给本公主出来!”荣儿“歇斯底里”地喊道。

    那奉命行事的小人物自然不敢多言,但却听不得有人侮辱他们堡主一句。

    “死丫头,死到临头,还敢口出狂言!”

    “大胆!你可知我是谁?”鹰荣没想到这些平时一句话不多说的人,听到有人说他们的堡主一句不是,竟然如此怒不可竭。

    “你是谁你心里清楚,若不是看在你有用的份上,你早死一百次了!呸!”那人语气满满的轻蔑。这轻蔑的语气,不仅鹰荣,就连长丰都十分惊讶。鹰风手下这样不起眼的小人物都知道王室这样大的秘密,看来鹰风是借此收买人心,并且以此为借口来发动叛变啊。

    “糊涂!你与她说这么多干什么!”这几人中的小头目还是比较聪明的,迅速支开了口不择言的小弟。

    “快叫鹰风那个疯子出来!”鹰荣仍然怒吼着。

    那人听到此,虽没有口无遮拦地责备她,但仍然对鹰荣怒目而视。那眼神,鹰荣也着实吓了一跳。

    他们的争执自然引不来鹰风,但却引来了不远处的鹰七。

    “什么事?”鹰七在这里还是有些威望的,他们都知道鹰七是真正的王子,也都以为堡主是为了这王子复仇才在此谋划的。

    “这小丫头对堡主出言不逊。”那人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便挑了他认为最要紧的事说。

    而鹰七在意的是,躺在荣儿身边的老头是谁?但是鹰七不能问,他不能让这里的人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价值,毫无用处。

    “我知道了,你们先去吧。”鹰七命令道。

    “是。”对待命令,这里的人都不会多言,主人说什么,他们做什么便是了。

    “鹰七好威风,我是不是该叫你一声小堡主啊?”鹰荣讽刺道。

    “荣儿!”鹰七已经习惯了她这样,便只是微微嗔怪一下。

    “想必这就是长丰大人了吧。”鹰七虽然未见过长丰,也不知道鹰风详尽的计划,但是这几日的韬光养晦,表面看上去鹰七每天都是在想救荣儿却不得,实际上,鹰七偷偷打探到很多鹰风的计划。鹰七知道,想要换血,光抓了荣儿是没有用的。普天之下,也只有这长丰能够做到。

    “长丰师父。”荣儿看着长丰一把年纪,还要为国事涉险到此地,心里很是伤感。

    “我去给长丰大人拿些汤药。”鹰七看着长丰,虽然是昏迷状态,但是啊眉宇之间像是饱含了很多故事。

    待鹰七走后,长丰佯装刚刚苏醒。

    “长丰师父。”荣儿这一声叫出口,眼泪便一并流了下来。

    “好孩子,你受苦了。”长丰看到昔日光彩夺目的小公主,如今瘦骨如柴,十分心疼。

    鹰荣摇摇头,他们知道此时外面全是敌人,什么也不能说,便就这样互相看着,所有的话都是眼睛里,也都在心里。

    鹰七再回来时,看到长丰已醒。

    “您醒了。”鹰七对长丰还是有些尊敬的。

    “老臣,见过王子七。”就连荣儿也没想到,长丰竟然这样称呼鹰七。

    鹰七自然更没有料到:“你说什么?”

    “王子七神采奕奕,老臣定不会认错。”长丰慈祥地笑着,任谁都无法对这样的老人说出狠话。

    “你与我不过初见,就敢这么肯定?”鹰七问道,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只是不知如何去问。

    “并非初见。王子七出生之时,才是我们的初见。只是那时”长丰没有再说下去,可在场的却都明白了。

    鹰七也没有再问下去,人多眼杂的地方,刚刚那些对话足够他们回去复命了。

    果然不出鹰七所料,他们之间的一举一动,都有专人向鹰风回报。得到这些信息,鹰风并没有惊讶,都是意料之中之事,而对那鹰七,鹰风也早已不在意。

    而让鹰风在意的,却是手下拿回来的那本《换血大法》。

    “这老头对王室还真是忠心耿耿,年纪一大把了还在为王室这点破事忧心。”鹰风嘲讽地说道。

    “可这本书现在在我们手里了,那长丰用处想必不大了。”鹰煦也为此十分高兴,这次他并没有发现异样。

    “你在民间找到的那个神医,怎么样了?”

    “徒儿试了几次,医术果然高明。用的还都是野路子,想必此事他定能胜任。”

    “好!这本书拿给他看。记得,先找几个人给他练手。”

    “是!师父。”

    “你们都下去吧。”近日鹰风许是用心过度,总是觉得乏力,尤其是在情绪十分激动的时候,大概就是那次他在地宫发疯开始的。

    “你也去吧。”鹰风看着其他人都走了,鹰煦却没有动,便说道。

    “师父,鹰七我们是否该多留意一下?我怕他和那鹰荣接触太多,被迷了心智,现在又加上长丰那个老头”鹰煦提醒道。

    “不必了。”鹰风言简意赅。

    “是。”鹰煦没有多言,他看出师父累了,便心想自己偷偷留意便是,但这却让鹰风对他更为不放心。在鹰风看来,鹰煦若是像以前一样心思澄明,便应该是有什么说什么,不达目的不会善罢甘休,但近日却出奇地听话,这听话却和以往不同,这样鹰风更是怀疑,想到这些他便更不舒服了。

    “煦儿,把那个神医叫过来我先看看。”鹰风对鹰煦的背影说道。”

    “是,师父。”鹰煦回过头,毕恭毕敬答道,才转身离开。鹰煦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师父能够开心,以缓解病痛。可在鹰风看来,鹰煦却是越来越深不可测了。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