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科幻小说 > 花落鹰飞天尽头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换血仪式 生出事端
    都说女儿像父亲,儿子像母亲。可这鹰煦偏偏在性情上和鹰风一模一样——自负又自卑。他明明知道接二连三的事会让鹰风不满,甚至父子间生出嫌疑。可就是不想去解释,守着心里的小执念,还要更加努力去证明自己。而鹰风见他这样,心里有几分黯然:这孩子难道自己想好了要背叛我?就连解释都不屑一顾了吗?鹰风生气,也伤心。伤心的是总是鹰煦真如他所想背叛于他,他也不能有任何处置。那是岚儿留给他的骨肉,是自己的亲儿子啊。虽说自己想要夺得的这天下终究是儿子的,可筹划了这么多年,总要亲自体验体验执政者的滋味才甘心吧。就这样,父子二人各怀心事又过了许多日。

    这许多日里,王室可未曾有过懈怠。长丰在积极准备为王子晖输血的事宜,尽管明朝几次自请要参与其中被长丰拒绝,长丰都没有怀疑过他。长丰只当他如从前一样,太在乎名利地位。毕竟能够参与这种大事后,官职一定会晋升的。

    鹰荣在最后的日子帮助鹰晖出谋划策,这让王后岚和众朝臣都十分惋惜。鹰荣如果是王子,不一定会逊于鹰晖,如果是平明百姓,哪怕是女儿身,也可能成为治国良才。只可惜,命运偏偏安排给她这样的角色。鹰晖在鹰铭的训练下,愈发的优异,越来越有王者风范。只是那意气风发的样子,让鹰荣不得不担心误入歧途的鹰七。

    鹰荣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鹰七的变化,竟然大到让鹰风都注意到。

    再次看到鹰七的鹰风有些惊讶。他知道这小子近日折腾得不轻,却没想到给自己造成这样。本就因为身体虚弱的原因面色发白的鹰七现在可以说是毫无血色。鹰风试了他的内力,更加的强了。原本鹰七的内功只是看起来很厉害,像是深不可测的样子,但那毕竟是鹰风刻意造成的假象。可鹰七不知道自己偷偷练了什么功,让这内功变得波涛汹涌。

    原来,鹰七为了使自己不这么柔弱,便强行修炼鹰晖的一切。只是,鹰晖是内功和外力相辅相成去训练,而鹰七却是不得章法。这使得他的身体承受不住这样的功力,内功又在不规律的进阶,反而扰乱了他整个精神状态。这走火入魔的样子,谁看了都畏惧三分。

    “你这是怎么回事?”鹰风虽然一眼就看出了端倪,还是皱眉问道。

    “师父还会在意我这个弃子吗?”鹰七也看透了。原本以为自己是被父母放弃的那一个,好在有鹰风收养并为他筹谋一切,还不算太惨。可如今却明白,鹰风也只是利用他,也将要遗弃他。如果不是要拯救荣儿,保护荣儿的信念支撑着,怕是鹰七不会再有这生命有任何顾念了吧。可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他不但要活着,还要好好活着,带着荣儿好好活着。把这些遗弃他的,利用他的,瞧不起他的,都狠狠踩在脚底下。

    “哼。你不要把自己折腾死了就好。”鹰风也不所谓他怎么想的,只是还要劝告一句。毕竟,这小子是他反动唯一正当的利用。他瞎折腾也好,这鬼样子到时候自己也不用费心去处理了。

    “师父是怕我死了影响您的计划吗?”鹰七质问道。

    “哼,自以为是。”鹰风懒得跟他废话。这小子已经疯了,与他说那么多又有什么用?

    鹰七看到鹰风对自己不屑的样子,心里更是恨啊。好啊!鹰风!你不是要用我当借口来谋朝篡位吗?那我可要好好配合你才是啊!只是到时候你为我赢得的天下,我可一定是会好好珍惜的!

    如果全世界只剩下一个人在为鹰七默默祈祷,那边是高冷地宫下的鹰荣。

    “小七,我希望你做一个普通人,身体健康,简单的活着。荣儿不能保护你,不要再错下去了!”鹰七自然听不到鹰荣的召唤,也不会知道他竭尽全力想要保护的鹰荣已经迎来了她生命的尾声。

    “公主荣,老臣会尽全力减少您的痛苦的。”长丰能为他做的,怕也只能是这些了。

    “长丰师父,您放心做吧。”鹰荣虽然心里十分害怕,但仍然表现出往常一样的大义凛然。是啊,又何必在最后关头让大家心生怜悯,有所愧疚呢?

    长丰师父怜惜地摸了摸鹰荣的额头。虽然王室敬重他,但他从来都知道君臣有别,从未有什么僭越的行为。这一次,他是发自内心的不舍和心疼。

    “师父。”长丰最得意的小弟子就在刚刚收到了一个消息,“王子晖拒绝吸收公主荣的血液。”

    “什么?”长丰有一丝不被任何察觉的庆幸,甚至是喜悦。这么多年来,长丰终于盼到一个对此说“不”的王子了。

    “王子晖在王后岚寝殿上一直跪着,说是直到王后同意为止。”小弟子进一步解释道。

    “带我去。”长丰说罢,看了一眼鹰荣,低温使她昏昏欲睡,甚至喃喃地再说着胡话。

    “叫你师弟把公主荣送回寝殿。注意,一定要让宫女用温热水为公主沐浴。”长丰如此交待,他的弟子明显察觉到了师父已经做好放弃输血的事宜了。

    王后岚寝殿上,鹰晖跪得直直的,仿佛在宣告自己的决心。

    “胡闹!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耍小孩子脾气!”王后岚虽然不舍荣儿,可却从未有过放弃的想法。她若放弃,早就不会将自己的亲儿子至于不顾了。

    “母后!晖儿只有这一句,我死也不会接受用妹妹生命换来的王位!”鹰晖只觉多说无益。

    “你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你在这里浪费的时间就是在给敌人更多的时间!朝中有多少事等着你处理,群臣等着今天结束后你的登记,百姓等着新王上任后平定一切纷乱!你却要在这个时候顾三顾四的?”王后岚的愤怒,谁又能说没有对比小辈的羞愧呢?

    可王后岚说了这么多,鹰晖一句都不回应。仿佛再告诉她,我心意已决,不会改变。

    就在两人相持不下的时候,长丰赶到。他看到鹰晖这不愿妥协的身影,心里十分敬佩,又很是感动。

    “长丰师父,这孩子……”王后岚看到长丰,想要长丰能够规劝一番。

    长丰却说道:“王后岚先让王子晖回去吧,毕竟朝中之事还等着王子晖处理呢。”

    “可长丰师父……”王后岚有些惊讶和不甘心。

    “王后岚莫要急,老臣心中有数。”长丰师父也是铁了心站在鹰晖这一侧了。

    王后岚有些失望的摆了摆手,鹰晖向母后行了个大礼。他听到长丰师父这样说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已经赢了。。

    他起身不忘对长丰行礼,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