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科幻小说 > 花落鹰飞天尽头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助七逃走 鹰铭中毒
    听到鹰煦的话,鹰风才意识到事情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

    “快去!把鹰七那小子给我抓回来!一定不能让他占有那血液!”鹰风几乎是吼出来的。

    “师父莫急,我想鹰七吸收是舍不得心爱之人鲜血的。”鹰煦分析道:“纵使他有这个想法,也没有这个医术。”

    “你是说,他会去王室?”鹰风渐渐冷静下来。

    “而从我们这里去王室,只有一条路。鹰七从未出过堡中,又不熟悉。所以,他此刻一定还在堡中。”鹰煦仍然不急不缓的样子。

    “纵使他还没有离开,也要尽快找到他。我要最快地吸收掉这血液。只怕时间长了,会影响血液的。”鹰风怎会不着急,这么多年的努力,如若摆在鹰七手中,那一切岂不是将付之东流?

    “是,师父。”鹰煦应道。

    “还有,还有。让咱们的人看一看长丰的徒弟还有没有能用的上的了。”鹰风想到这个,低声说了一句:“早知道留着那得巧了。”只是这句话,不知道是无意流露,还是故意说给鹰煦听的。

    “是。”鹰煦并没有多说什么,就出去办事了。

    离开后的鹰七还没有从悲愤中抽离出来,鹰铭惦记这里,又出不去,便守着来找鹰七。

    “荣儿,荣儿……”鹰七疯癫的状态,喃喃自语地叫着荣儿。

    “七!鹰七!”鹰铭叫了几声都没有把鹰七从疯魔的状态中拉回来,索性运用自己的内功逼退鹰七无法控制的内力。只是鹰七那内力又杂,又强大。鹰铭尽最大的努力,也只能够抑制住,并不能消耗或者击退。

    待到鹰七逐渐恢复意识后,鹰铭不513等他说什么,便开口说道:“听着!现在鹰风一定会找到你杀掉你的。我知道你已经生无可恋,可是你手中的是荣儿的血,这对鹰风来说至关重要,也对王室来说至关重要。”鹰铭顿了顿,看了看他的反应。

    “荣儿……”鹰七对这段话的理解只有荣儿两个字。

    “对,荣儿!你想想,你怎么做会是让荣儿开心的?”鹰铭就着他的思维继续引导着,不给鹰七一丁点自己思考的时间。

    “荣儿!你们个个都想要荣儿的血!我怎么选择!我要荣儿活过来你能给吗?”没想到鹰七竟然没有按照鹰铭的思路走。

    既然这样,鹰铭便跟着鹰七的思路,只能见招拆招了。

    “荣儿是怎么死的?你难道心里不清楚吗?”鹰铭怒骂道:“如果不是你对王位的贪恋,如果你同荣儿一起离开了,现在荣儿怕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了吧!是谁断送了荣儿的幸福,结束了荣儿的性命!”

    “荣儿,荣儿!是我!是我啊!啊!”鹰七崩溃大哭。

    鹰铭担心他再度走火入魔,同时也是终于找到了一次情感宣泄的机会:“不是你,是我!我就不应该心软,顺着她的意愿带她来找你,我就不应该相信她会说服你离开。是我的错!我的错!”

    听到这话,鹰七更加悔恨自己没有跟荣儿一起离开了。如果现在他能够把这血液给鹰晖,荣儿在天之灵一定会很开心吧。

    “带我去见王子晖吧!”鹰七平静地说道。

    鹰铭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却不似以往的心境。从前,鹰铭巧舌如簧,很多事都是凭着一颗七窍玲珑心和三寸不烂之舌做成的。那时候鹰铭觉得,谈事情是不能掺杂任何感情的,否则会影响自己的判断力和表达力。但这一次,即使也是在分析着鹰七的情绪走向,但最后说的话,又的的确确是自己的内心感受。原来,情感才更能够连接两个人。

    鹰铭指给鹰七的是一条就连鹰风都不知道的通往王室的路。鹰铭知道他们已经不能再有任何差错了,同时,鹰七拿走了鹰铭的信物,确保鹰七能够顺利见到王子晖。

    到处都没有找到鹰七的鹰煦深觉大事不妙,可他仍然自作主张没有告知鹰风。思来想去,唯一觉得可疑的只有鹰铭了。

    “铭师弟。”鹰煦见到他波澜不惊的样子,心中已经有七八分的把握了。

    “煦师兄?”鹰铭状态惊讶的样子:“您现在不应该很忙吗?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忙着忙着,突然想起,我们的宏图伟业怎能少得了铭师弟。毕竟,铭师弟劳苦功高啊。”鹰煦狠狠地说道,他知道在说话这件事上,自己与他越费口舌,就会浪费越多的时间。

    “不敢不敢,如今我已是无用之人了。”鹰铭看着他,毫不畏惧。

    “铭师弟,说吧,你把鹰七那小子藏哪里了。”鹰煦不再废话。

    “师兄这话倒是把我给问住了。这诺大的堡中,哪里能够是师兄您不知道的地方呢?”鹰铭探着他的口风,想知道他猜到了多少。

    “铭师弟口才一流,我不与你打太极。只是一点,纵然你背叛师父,师父仍愿意给你一次机会。能不能留住这条命,全在你。”鹰煦不相信一向明哲保身的鹰铭会彻底心属一方。

    “瞧师兄说的,这件事上,我是真的没有什么可以为师父效劳的地方。”鹰铭波澜不惊,让人看不出一丝破绽。

    “既然铭师弟执意如此,那就莫怪师兄了。”鹰煦认为他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师兄啊,你若不信我,那就请便吧。”鹰铭知道他要动手了。看来他并没有想到鹰七会去王室,或者说,他以为没有在传统的那条路上看到鹰七的踪影。

    “动手吧!鹰煦!这样我还可以为那小子多争取一点时间!”鹰铭心里想着,竟然有些开心。原来自己也有在面对选择的时候不在权衡利弊,只是随着心来做。原来这种感觉这样好。

    鹰煦不再多言,刚开始只是试探鹰铭会不会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松口,可没想到鹰铭竟然用全力去回击。然而鹰铭终究不是鹰煦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鹰铭已无招架之力。

    “师弟对那小子感情还不是一般深厚啊。”鹰煦不相信这是他所认识的鹰铭。

    “师兄到现在还不肯信我吗?我就没有见过鹰七!”鹰铭能做的最后的努力,就是咬紧牙关,决不松口,以混淆视听。

    “我信与不信,都不重要了。”虽然已起了杀心,但鹰铭是与花都的唯一联络人,他暂时还不能死。于是,鹰煦便强行喂毒药给鹰铭。

    “师弟,师父实在舍不得你,可你又这样伤他心。师父只能惩罚于你。每月按时给师父请安,师父自然会把解药给你。”鹰煦看了看他,语气中却没有话说的那般怜悯。。

    “多谢师父了。”鹰铭只是庆幸,自己曾经的未雨绸缪,如今派的上用场了。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