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科幻小说 > 花落鹰飞天尽头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鹰萍下手 被风识破
    “我在这生活。”鹰萍刚刚一直在思考她的说辞,因为这里不仅仅住着她,还有她必须有保护起来的人。

    “哦?什么时候的事?”鹰煦继续盘问着。

    “好了煦儿,为师想和你师妹说说话,你先下去吧。”鹰风知道鹰煦对鹰萍有所怀疑,但鹰风仍然把内心中那抹人性留给了鹰萍。

    “师父,她”鹰煦不甘心。

    “为师自由安排。”鹰风毫不客气地说道。

    “萍儿,这些年你好吗?”鹰风问道。他究竟是把鹰萍当作女儿还是只是奇岚的化身,他自己都说不清。

    “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鹰萍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截了当问出了心中一直以来的疑问。

    “你说什么?”鹰风没有想到,鹰萍竟然会这么问。那个曾经“师父、师父”地围着他转的小女孩,如今长大了。

    “我问你为什么这么做?”鹰萍再次问道。

    鹰风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苦笑了一声:“我最小的徒儿如今也长成大姑娘了,看来我是真的老了。”

    “你知道我是怎么长大的吗?”鹰萍再也压抑不住这么多年来心中的委屈,“那时候,你一心想把我许配给煦师兄,所以才对我百般呵护,让我会错了意。当你明白我的心意后,你又疏远我,甚至不再理会我。”

    鹰风回想起当时的情形,觉得自己很可笑。从来没有对一个人好过,却从头到尾都是错的。

    “后来你直接消失了。我从最开始每天等啊等,到后来我就认了,我只是想啊想。可是没想到,你根本不是消失在这世上,而是消失在我的世界里!”鹰萍的眼泪夺眶而出。她不确定如今对鹰风是哪种情感,当他得知鹰风竟然要犯上作乱的时候,那种不可置信又失望透顶的情绪,每天都在折磨着她。

    “萍儿,师父是在保护你啊。”鹰风看到这样的鹰萍,觉得这还是当年他想要守护住的那个女孩。

    “保护我?你知道那个犯上作乱的人是你的时候,我是怎样的心情吗?”鹰萍一步一步走向鹰风,每一个字都说的咬牙切齿:“是你告诉我,上要忠于王室,下要爱护百姓的。也是你教我,怎样才能做一个好官的。可现在却是你自己在践踏你对我说过的一切!”

    “那是因为他们不配!”鹰风不再压抑那个狠毒阴险的自己,“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那我告诉你,是现在的王室不配!”

    鹰萍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人,当这么暴虐、阴狠的嘴脸完完全全呈现在鹰萍面前的时候,她才知道,这么多年来,她爱上的一直都是一个伪装起来的鹰风,一个自己幻想中的应分割。

    “我处处都要胜过鹰凌,甚至比那老鹰王更胜一筹,为何却只能屈居人下,对他们俯首称臣?”鹰风反过来质问鹰萍,更是在质问这千百万年延续下来的规矩。

    “王室血统是自古以来的最为纯洁的血统,唯有他们才可以为王”鹰萍还没等说完,就被鹰风打断了。

    “纯洁?那鹰凌联手奇雅害死真正的王后时,怎么不考虑血统的纯洁?强行带过来一个女孩换掉出错的王子的血液时,怎么不考虑血统纯洁?我告你吧,那都是他们为保自己的王位糊弄人的说辞!”鹰风深吸一口气,一想到鹰凌的样子,便十分厌恶。

    “纵然他们有错,天道自己会惩罚他们,也不是你可以发动战争的借口!”鹰萍无法反驳关于老鹰王犯下的错误,但对于鹰风的行为仍然不齿。

    “我就是在替天行道,我就是天道!”鹰风喊出这句话,鹰萍感觉到了他的气力,却是很强大,不由得后退几步。

    “你若觉得我残暴自私,那他们又算什么?”鹰风转身问道,让鹰萍哑口无言。

    鹰萍无法简单地去说出到底谁对谁错,但是让百姓生灵涂炭,这就是错的。鹰萍看着眼前这个人,满眼都是恶毒和欲望,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让她心动的英雄了,一瞬间所有的感情全部烟消云散,她沉默不言。

    鹰风见鹰萍不再言语,以为自己说动了她,便开口说道:“萍儿,王室虚伪丑恶,跟师父走吧。”

    鹰萍很想咒骂他,很想反抗,但却知道此时不应该意气用事,便虚与委蛇道:“师父,你难道还想着把我许配给煦师兄吗?”

    鹰风却一下子被她逗笑了:“傻孩子,师父只想要你自由快乐。”

    鹰萍早就不被察觉地在这里留下了记号,她知道,鹰铭来到后,自然会明白。

    鹰煦对鹰风带着鹰萍十分不屑和不满,却不好说什么,只能存着私心,提防着鹰萍。

    鹰萍一直在找对鹰风下手的机会,可却被鹰煦防的死死的,根本找不到。可偏偏有一日,鹰风和鹰煦都不在,这是大好的时机,纵然鹰萍几乎可以断定这是陷阱,也不能放过。

    薷莘跟鹰铭达成联盟后,一直是鹰萍在照顾。当日鹰萍之所以跟鹰风离开,也是为了保住留在院落里的薷莘。薷莘曾给过鹰萍留下过两种药,一种是能够毒死一个敌人的花毒,另一种则是假死的药,必要时候可以保命。

    鹰萍知道,这毒只能毒死一个人,若是没了鹰风,鹰煦自然成不了什么气候。

    鹰萍来到鹰风的床铺前,打算把药洒在鹰风的床铺上。薷莘说过,这药无色无味,不会被任何人察觉。

    可鹰萍刚刚得手,鹰风和鹰煦就走了进来。

    “师父,我就知道她不可信。”鹰煦说罢,就要解决掉鹰萍。

    鹰风拦住了他。

    “萍儿,为师待你不好吗?”鹰风竟然感到很难过,他对鹰萍有多少希望,此刻就有多么失望。她看着这个女孩,他原本只想让这个孩子自由自在地生活,做这世上唯一一个可以天真无邪的女孩,可这女孩终究是被毁了。鹰风心里恨啊,恨他全部的希望被王室毁掉,恨这个自己不忍心利用的女孩竟然变得精于世故,学会了说谎。

    “煦儿,你出去。”鹰风闭上眼睛,对鹰煦说道。。

    “是,师父。”鹰煦这次没有反抗,因为他知道鹰风想要亲自动手。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