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阅读 > 科幻小说 > 花落鹰飞天尽头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一章 物是人非 一曲终了
    “为什么?告诉师父,这是为什么?”鹰风一步步走进鹰萍,“我多么信任你啊!你是不是太让师父失望了啊?”

    “信任?今日的一切,不就是你和鹰煦给我设的局吗?你凭什么说信任?”鹰萍反问道。

    “是煦儿,他不安心。我只是想要让他安心。可你却辜负了我的信任。”鹰风靠近鹰萍,走到她的身后,拿起被鹰萍撒过花都的毯子。

    鹰风暂时封闭了自己的经脉,以防自己被花毒所侵蚀,却用这毯子保住了鹰萍的脑袋。

    “萍儿啊,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是王室的错,师父会惩罚他们的。你安心走吧。”

    鹰萍只挣扎了一瞬间,就动弹不得了。

    鹰风把她抱回了床上,看着她惨白的脸,冷笑了一声。

    鹰风走出屋,鹰煦站在门口等待。

    “煦儿,安排人,把你师妹送到鹰晖面前。”鹰风没有看鹰煦一眼,说完就走了。

    国王晖看到如姐姐一般的萍师傅,面无血色地躺在那里,心痛不已。

    “萍师傅,你也离开我了吗?”

    “国王,如果可以,我想要带萍儿离开,让她和阿豪在一起。”鹰铭没有安慰鹰晖,直接提出自己的想法。“我答应过萍儿,事情了解后,会带他们离开这里。”

    鹰晖点了点头,并没有挽留,或许与豪师父在一起,才是她最后的愿望。

    所有人都以为鹰萍死了,只有鹰铭知道,她还有一线生机。鹰铭之所以在王室那么着急地带走鹰萍,就是怕她假死之事无法再隐瞒。

    原来,鹰萍给自己吃了假死的药,她心里想着若是被鹰风发现,或许这样可以再留有一线生机。如果鹰风用的是致命的方式了结她,她也只能认命。鹰风到底是她的救命恩人,鹰萍欠他一条命,能这样还给他,也好。

    深夜,鹰风带着鹰煦一路杀到鹰晖面前,此时鹰风的手里已经人数不多。

    “晖儿,老夫已经多久没见到你了,如今竟然这般大了。”鹰风这拉家常的语气,与他做出的不堪之事格格不入。

    鹰晖不语,他手上有多少自己亲人的性命?鹰晖杀了他都难解心头之恨。鹰晖一个箭步便冲到那父子二人面前,以一敌二,打得不可开交。

    外面的士兵已把他们围了起来,一旦国王有危险,他们自然会护驾。

    “晖儿,你们家在这王室待的够久了?况且,什么血统不血统的,在你这,老规矩不也是变了嘛!这王室是时候易主了!”鹰风说道。

    “白日做梦!”鹰晖哪里愿意等他废话。

    “好霸气,是我儿教出来的孩子。”鹰风突然仰天大笑。而鹰煦听到“我儿”二字,便更加有了斗志。

    “哼”鹰晖一声冷笑,就又出招了。只是他刚一运气,便察觉出身体的异样

    “哈哈哈。”鹰风疯狂地大笑,“要不怎么说,你是我儿教出来的呢!”原来,从鹰晖第一天习武,鹰煦就头头在他身上埋下种子,平时没有什么。一旦鹰晖用尽全身功力去战斗,便会觉得中气不足,漫漫地丧失战斗力。

    “看看吧!你们的君主,就快要从翱翔天际的雄鹰变成飞不起来的弱鸡了!”鹰风对周围惊呆了的士兵喊到:“现在愿意归顺我的,我可以饶你不死!”

    只是鹰风没有想到,竟然没有一个人为之动摇。守在鹰晖身边的,自然都是鹰晖最精炼,最信任的人。其实鹰风这等背信弃义之人三言两语能够左右的?

    士兵们无人指挥却训练有素地护驾,成功的将鹰晖保护起来。但鹰风和鹰煦的武功不是一般的强者高手能够无知过招的,不然也不会让鹰风自负到以为自己才是王者。

    眼看形势对鹰晖不利,鹰风父子骤然闻到一阵香气,随即便觉得浑身无力。鹰煦首先意识到不对劲,立刻用尽全部内力封住了鹰风的经脉。

    “鹰晖,你竟然用女人来对付我。你们家族,到底还是离不开女人的牺牲啊。”鹰风说完,吐出一口黑色的浓血,但却再也闻不到那香气了。

    “煦儿,你在干什么?”鹰风感觉得鹰煦的内力在他的身体内游走,保护着他全部的经脉。

    “师父,师父!”鹰煦哪里还顾得上别的,他这辈子的心思都用在向鹰风证明自己上,今天鹰风终于认了他。结局不该是这样,不该是!

    “煦儿,你太傻了,太傻了!”

    “师父,你要完成完成我们的大业。能够在最后的时光为您,为您尽一次孝,我很我很高兴。”鹰煦断断续续地说道。

    “煦儿,我的儿。叫一声爹可好?”鹰煦看到了鹰风从未有过的温柔。他万般后悔自己在最后的日子对儿子充满怀疑,后悔自己没能早些认他,没能听到儿子叫他一声爹。

    可鹰风还是没听见那一声“爹”。

    他的遗憾又何止这一件,他曾想过待到他坐上王位,就会把全部的功力传给鹰煦,可终究是也没等到那一天。鹰风恨自己,若是多信任儿子一点,父子联手,便不会给鹰晖喘息的机会。

    “鹰风,你一生自负,可曾想过你的儿子是死在你的手里?”鹰晖讽刺地说道,若是鹰风不做这乱臣贼子,或许鹰煦作为他的儿子,或是朝中的人中龙凤。

    “是你太过卑鄙。你们王室一向如此。”鹰风满眼血红,仇恨已经让他失去理智。他全力运气,向鹰晖出拳。

    以刚刚鹰晖的实力,是定然定挡不住这一圈的。但就在刚刚鹰风父子二人话别之际,鹰晖也在运气。他感觉到曾经早先体内那股运用不好的无名之力,与鹰煦埋下的祸根相互抵消,渐渐地有了突破。二者合体,竟然能够为他助力。原来这千百万年来,公主的血液无非就是在帮助王子突破那股与生俱来的无名之力。但那无名之力的突破却并非一定要是公主的血液,只不过先人从未找到过其他的方法,亦或是,能够牺牲掉一个公主来解决的问题,没有一个人去尝试其他方法来解决。

    如今鹰晖因祸得福,解决了这个难题。他的突破,不仅为他赢得这场战役做保障,更为从他起以后的公主生命做了保障。

    鹰晖用力一推,竟然把鹰风向他使出的气力全部还给了鹰风,还加倍在鹰风身上。鹰风虽未中花毒,但薷莘是公主,那毒气闻上一下也对鹰风的实力有所影响。再加上鹰晖已经突破,此刻已是无人能敌。鹰风老矣,本就没有能力与之抗衡,现在没了鹰煦,鹰风更是无力抵抗。

    “鹰风,我送你一程,与你的妻儿作伴吧。”鹰晖拔出长剑,向鹰风走来。

    “你可知煦儿的娘是谁?”鹰风本想用奇岚的名字让鹰晖分心,但鹰晖显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鹰风抬起头,眼前最后的场景是鹰晖手起刀落,那刀剑的光影冲向了自己。

    “叛军首领已被国王手刃,你等随我去铲除余孽。”

    左青将军看得出鹰煦二人死的蹊跷,心中纵然有疑问,也并未理会。坏人死了就好,究竟是怎么死的又有什么要紧。左青还看出了鹰晖是提着一口气的,便带领部下迅速撤离。

    鹰晖刚刚突破,还很虚弱,更需要一些引导,他觉得累极了。。

    大家都走了,鹰晖笑了,他没有睁开眼睛,但他感觉到了她。

    <br /